夏至 未至

夏至 未至  

淮安外国语学校  09级初一(11)班  赵念慈  

    是那样懵懂地以为,属于我的、和妈以成熟为天堑分离的盛夏已来临,可当我经历了泪水的洗礼,才蓦地发现,在母爱的包围下,我还只是个孩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是盛夏么。  

    那天下午,跟妈还有三姨还有表妹曹溪筝去逛超市,到三楼,看到体育器械区,乘表妹在儿童玩具区为了一个玩具球拍和三姨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时候,我溜去了体育器械区,看看网球拍的价。超市经理真明智,多亏了超市里窗户的布局才使得我没有激动地把自己从窗子里扔出去——贵啊!!最低89.8元,最高……215块多,上天啊!现在的社会……什么都贵!  

    又想起前段时间攒钱的含辛茹苦,想想一支网球拍就要吞噬我半年的劳动……  

    矛盾……  

    然后妈支使表妹来叫我,无奈我对网球拍太痴迷了,死活不肯走。无奈那个165块的网球拍真的太帅了,真的好想要啊……我鼓起勇气跟妈说,妈我想要一个网球拍。  

    安静。  

    沉寂。  

    和谐。  

    我额头上的汗沿着两颊缓缓流下,双手紧紧地攥住校服衣边。半晌,我听见妈说,那就去看看吧。  

    我欣喜得几乎要跳起来。但当我站在二人高的球拍“墙”前,我还是犹豫了,心绪仿如盛夏里鸣蝉的殷殷叫唤声般杂乱无章。我听见妈在同样仰着头看那似乎遥不可及的昂贵球拍的同时发出的惊叹:怎么这么贵!我不答话,手使劲儿地扣着牛仔裤,任凭汗滑落在脖颈上。  

    “慈,你想要吗?”妈问,“我让你自己选择,要,就拿着。”  

    我听到这句话差点失声痛哭起来,但我毕竟早已久经沙场,用微笑裹起深深的伤悲早已成为我最熟悉的伪装手法。而此刻,我也正微笑,我微笑着对妈说:“不必了,我懂的,你这句话的意思,我懂。”那一刻,觉得自己真的好堕落……倾心的网球拍好像已远在天边,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呵!  

    妈在那一刻突然好像苍老了好多,眼神里也失去了往日的一半光彩,那瞬间的苍老,仿佛油灯熄灭前奋力的一晃。我突然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被谁揪得好疼。  

    我们就站在球拍前,谁也没有说话。我低着头想心事,妈则抬头仰望那些遥不可及的球拍。  

    心,好乱,身旁的人来来往往,超市里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如下坠的泪水般纷乱。  

    半晌,我听见妈说:“拿着吧。”  

    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停止呼吸,空气在那一刹那凝固。  

    夏至?  

    未至!……  

    “妈?”  

    “还有,周六带你去书店买书,你最爱的,《夏至未至》。”  

    我又可以说什么?!…  

    我以为妈她不懂的……其实妈明白,妈的心,如明镜一般、澄澈。  

    原来很多时候不懂的人,是我自己。  

    …  

    耳畔听到一个小女孩纯真的声音:“妈妈,是不是夏天来了呀?”  

    她身旁的妈妈则细声提到:“不,宝贝,夏天马上就要来了,可是——春天还没有结束!”  

    

    夏至?  

    未至?  

    未至……  

    未至!   

    我相信,属于我这个长不大的孩子的盛夏还没有来临,是妈的爱,为我延续了春天。我也坚信,哪怕有一天,那个盛夏不可避免地来临了,我也会微笑着,不顾炙热的阳光,拉起妈的手,一起踏上征途,我会紧紧握住妈的手,不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