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

蜕    变  

    往事如风,岁月如歌,漫漫人生路,沧桑几许,幸福几何。 
                                                                                            
                          ----------- 题记  

    音符是已知的,音乐却是未知的,每种音符的组合都会是不同的音乐,而每痛楚,都在意味着一次“再生”-----这就是蜕变。  

    近来,我狂热地爱上了一句诗:“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我固执地认为,无论是形式还是意境,这一句都美得淋漓尽致。全诗是这样的。  

    目瞑,让自己的想象飞越至几千年前,直至子瞻的那个时代,便望见那般景况:宋玉伴王凳高凭栏,一支风拂面而过,王乃紧衣袍,宋玉见况,道:“大王乃雄风,庶人之雌风” 一旁正直、放达的苏轼一向推崇庄子《齐物论》,明白风乃万物自然界中生出的声音,而见宋玉胡乱地将不羁的风冠以雌雄,自然心中好笑,便于上句顺势带出下句:“堪……”笔势开阔动荡,将对宋玉之无知的取笑流溢于字里行间,可谓妙哉!  

    说到这句诗,自然会想到那句脍炙人口、妇孺皆知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有人说这首词是东坡先生漂泊异乡、孤身一人思念故乡亲人的心绪的抒发以及对“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感慨,是他词曲生涯中豁达放达的基石,是人生的转折点。但我认为这话不全对,第一,苏轼的放达是自生来就有的;第二,先生在写这首水调歌头时正遭贬,却依然能引吭高歌,沉痛的打击并未湮没先生的一腔豪情,这才是先生人生的真正转折点,虽颓废,却也因那对未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同坚信而明艳晴朗起来。  

    蜕变……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我静听着先生以文字诠释着蜕变。  

    而我呢?追寻真理的路真的很漫长,但我愿有一生的光阴去追寻,追寻委于我的“蜕变”的诠释。  

    先生隔着历史的宏墙,向我们吹递着浩然之气,吹递了近千百年,他鞭策、驱使我不懈怠地追求那委于我心的真谛,让我学会“蜕变”,而永恒不变的,是那千里快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