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兰的花语》

吊兰的花语

    我家卧室的窗台上养着一盆吊兰,是半年前搬进新居时放的,仅用来吸收甲醛,并没有产生好好栽培的念头。  

    吊兰的叶是呈礼花形从泥土中钻出来的。每片叶子都有数十厘米长,一拇指左右宽,叶子的两侧是一溜儿黄,其余部分全是清清爽爽的翠绿。有趣的是,花盆上叶碰巧绘着吊兰,倒也相映成趣了。  

    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有时给吊兰浇个水了。真是“有时”,七八天一次,干涸龟裂的泥土块立刻在水的调和下相融一体。吊兰仿佛也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更加笔挺了一些。可对于植物,这点儿水真是太少了。  

    两个多月过后,吊兰的叶子便从尖部有些发黄了。黄色很快开始大举进攻,吞噬着绿色部分。绿色像个败将,很快让黄色抢走四分之一的领土。黄色部分却有点像烤焦了似的,脆生生地耷拉着,低垂着,令人好生厌恶。  

    妈妈早就打算把吊兰搬出去,可没了它又显得卧室毫无生气,就留下了它,四五天浇一次水。吊兰得以“逃生”,可“病情”并未好转。  

    又过了两个多月,我无意中发现不知何时,从土中探出一根长长的茎,越长越快,转眼便二三十厘米了,看样子还要长。我很是反感,几次想用剪刀剪掉这长长的茎。又顿生怜悯,也懒得伤害这小小植物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趴在书桌上昏天黑地地写作业,突然很乏力,便想起身倒一杯水。就在转头的一瞬间,我的目光扫过久未留意的吊兰上。  

    我竟一下子惊呆了!那根令我厌恶的茎上,似乎生出了一朵花!的确是开花了。我托起那朵花——噢,这花真是丑哎!没有茉莉的清香,没有玫瑰的妖娆,甚至没有普通野花鲜艳的色彩。绿,连花也是绿的。仅仅由十几根柔弱的细叶条杂乱地团成一块。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  

    没有鲜艳的色彩,没有沁人的芳香,没有娇柔的姿色。只是一团绿,一团无姿无味,而又清清爽爽,别有一番情趣的绿。  

    我不知道像吊兰这样普普通通,没有诱人姿色的小小植物是有没有令人称道的花语的。但我感受到了,真是突然感受到了——吊兰的花语,必然有一点是勇气,一种清清爽爽、不加修饰的小小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