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路•心路

雨路·心路

    沿着弯弯曲曲的雨路拎起裤脚一踮一踮地走,仿佛小心翼翼地走过了一生,走过了一生的心路。

                                ———题记

                          潇潇细雨路悠悠——雨路

    九月的天空飘的不是诗意的小雨,而是调皮的细雨。雨儿拎起裤脚却顽皮地狠踩下去,溅起一朵属于自己的水花,她们在空中舒展腰肢,以笔直的跳水姿态钻进了大地脸上的每一个毛孔中,为大地洗脸。然而这种日子对我们来说却属于“屋漏偏逢连夜雨”,泥泞的地,总喜欢泼洒“山水画”,或抱着你的鞋子不肯松手;细雨如丝般轻柔,却也会沾湿衣襟,积少成多,将一滩水流于你的裤子上、腿上,让你全身冰凉。我和她如往日一般走在熟悉的雨路上,也许是阴雨绵绵的天气,也许是心情不好,一向交谈甚欢的我们竟有了良久的沉默。低下头去,一道道车辙记录着我们曾经走过,却被雨儿洗刷干净。我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抬头侧目,她脸上平静如水,也在沉思着什么。我刚要说出来的话又咽回了肚里。“吱吱呀呀”,自行车唱着有一首与寂寞有染的歌一路走来,雨路,坎坎坷坷,水坑个个,飞扬起雨点的热舞,转身,即化为一滴水,融入一切。

    潇潇细雨路悠悠,雨路步步怎无忧?

                      冷暖心儿路绵绵——心路

    心,吟着梦幻般的诗篇,心路绵绵。

    上午扰人的雨不知疲倦地到处乱逛,他们那样急促的脚步,踏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没有撑伞,没有雨衣,于是湿透,于是冰冷。没有她如期撑起的一方晴空,感觉好无助,好迷茫。她的笑也隐在板板的脸中,行车路上,几乎一言不发,我的心好像搭载摩天轮,被浓浓的难过淹没。回家路上,心,走过了一段艰难的路。

    下午扰人的雨化为一股似水的柔情,她们轻扬缓慢的小手,在我心上拍下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印记。另一个她为我的心撑起一把伞,不是原来的人,不是原来的伞,陌生却一样的温暖。我说了好多好多,心里的不痛快随着话语的倾诉渐渐倒尽。我感到浑身轻松无比,虽然口干舌燥,心却接受了雨露的滋润,走过了一段宽阔平坦的路。

    冷暖心儿路绵绵,心路我俩手牵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