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往事

蒹葭往事

淮安外国语学校09级11班赵念慈   

【蒹葭】:指芦荻,芦苇。蒹,没有长穗的芦苇。葭,初生的芦苇。   
    从未见过这般浩荡的一片蒹葭,或者说,我可以不那么矫情的入乡随俗地叫它苇,而它漠漠地倾倒在那里,萧瑟如秋林。
    “无锡。无锡……”许是在一个多小时前我以婴儿样的姿态蜷在近窗的座位上,与那平凡的列车一同颠簸着我平凡的憧憬。——“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三国城水浒城的美该是怎样的美,我从未想过。或许是不敢想,怕是自己一点点的杂念,都会玷污了我心中那个至纯至美的保留点。而我正前往那里,手心握着的,是如蒹葭一般的希翼与憧憬。
    而现在,我站在茫茫的水旁,眼前是如秋林般惘然的苇的田野,与同远远孑立着的,肃穆的楼阁——在一条狭长的石板路的尽头,背景是旷远深邃的天。
    湖的那头是如同水墨淡染的群山,和在天空中漾起一道道涟漪的和雅深远的梵音。
    我望着这一片在风中瑟瑟的苇荡,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涌上心头,扶着朱红色的矮栏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心灵的震颤。正值乍暖还寒的时候,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然而在这与花柳相隔数步的明净的湖岸处,甚至是在更为阴暗无人留意的中空的桥的下方,却有一大团一大团如同枯槁的干草一样的芦苇情愿回避繁华,不与群芳争春,而在自己不起眼的扎根处,在纷扬的寒冬里,默默地积蓄力量,蓄势待发,在晚春亦或是盛夏点染出一片宜人的绿荫。
    我品尝过花的甜美,我走过杨柳的绿荫,我熟记古书中我爱的诗句与真理。深思往事,便蓦地想起从前母亲对我说,小时候没有棉鞋穿,便去捋下绒绒的芦花塞在单鞋里,便有了一个冬天的温暖。我们在桃红柳绿的梦魇里沉醉得太久太久了,以至于忘却了人生应有的如芦苇一般淡然而温暖的朴质,忘却了自己该如芦苇一般平凡,而又意义非凡地活着。
    那片琥珀色的芦苇渐行渐远地消隐在无锡城的湖畔,而我亦带着芦苇样清远的情思渐行渐远,去奋力向世界、向未来追问一份关于我人生的意义与价值的完整答卷。
    其实,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就该如芦苇给人以温暖,给人以记忆,给人以情思,给人以启迪这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