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外国语学校  初二(6)班  顾迪

    “世界上本没有路,但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回首过去,被时光斑驳的记忆与念想,恰恰是一步一步走来的深浅的脚印。那是我成长的路,亦是我们一同走过的路。

     人生若只如初见•墨绿
     那些细腻如丝的情感都被揉碎在江南飘杳的小雨里,一瓢墨韵沾染了水乡氤氲的湿润泼就了一幅天青色等烟雨。江南岸,云树半晴阴。帆去帆来天亦老,潮生潮落日还沈。江南草,如种复如描。深映落花莺舌乱,绿迷南浦客魂消。江南水,江路转平沙。雨霁高烟收素练,风晴细浪吐寒花。江南酒,何处味偏浓。醉卧春风深巷里,晓寻香旆小桥东。江南雨,风送满长川。碧瓦烟昏沈柳岸,红绡香润入梅天。我最是爱走那些个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在时光的匆匆摩挲下重生了一副古朴悠远的面貌,偶有残缺,也是渗入人心的美丽。我原是北方人,却稚嫩地无一丝坦荡,念着爱着南方悠长绵绵的细雨,南方墨绿深浅的石板,南方你侬我侬的软语,南方清丽秀气的女子。逢着连绵不断的雨天,我就偷偷溜出去,伞也不打,任细密的雨点给我披上透明微凉的蓑衣,与雨作伴,心里竟有些过于成熟的寂寞孤独。在青苔湿润的石板街头,你撑着一把油伞,梳着黑顺的发辫,长长的水袖上丝丝缝满了孤独,像一朵浅紫色的丁香花。忽然你回眸冲着我弯开了眉眼,那种清澈震撼人心的美毫无防备地填满了我年幼的身心,只是痴痴地笑了。
    许多年后,我还是不能忘记你我初见时怅惘的雨丝,墨绿的石板,古朴的油伞,和你转身赐予我的倾国倾城的微笑。

    谁念西风独自凉•深灰
    我们无力角逐的必定是时光。我来自北方,却留在了南方的小镇,你长自南方,却去往了北方的村庄。你温柔地拭去我眼角的泪,握了握我掌纹日益深刻的手,在三月醉了的春烟里泛舟远去。我是记得的,你回了头,又对我露出了一个恬美清丽的微笑,但是比起初遇时的美好,我宁愿不要分离时的凄别。“姐姐会回来的。只是去北方支教,那里有很多很多和你一样大,但是没有老师没有学上的小孩子,姐姐去帮助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你是这么对我说的,我把它当作是比拉钩还要郑重的誓言。我噙着泪花,用力点了点头。又是几番秋风秋雨,我在初遇的石板路上依着疏淡的细雨流连,想要记住每块墨绿石板的轮廓和纹路。秋雨一停,从未见过的大家伙便来势汹汹地入驻,整日轰鸣。我愣愣地还未明白它是什么,蜿蜒的石板路已经不复存在。不久,就替换成了深灰的水泥路。下雨天时骑车倒是方便些,却没了漫步的闲适。我困惑了,这条墨绿的石板路,是我和你初识之所,保留着你倾国倾城的微笑和我们一起玩耍漫步的过往,是江南水乡的发簪。但是深灰的水泥路又可以让你归来的时候更加方便,我也可以借助它奔往更远的,有你的地方。“这些都是党给我们的啊。”年入古稀的爷爷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花。姐姐,你过的好不好?那里有没有通畅的水泥路?这样你上下班会方便些,就不用爬山路了吧?
    其实我最想问的是,亘古不变的墨绿都替换成了深灰,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当时只道是寻常•五彩
    已是年少的我渐渐地,渐渐地于你相忘于江湖。偶尔通信,也不闻你的回音,那种日益膨大的失落感终于让我丧失了提笔的勇气。江南仍旧是风景如画,却更多了拔地而起的高楼和喧闹的大道。门前的路三番五次扩大整修,连带着拆迁已经面目全非。我从市中心的新房里步行回到我们初见的地方,迎接我的,只是一条彩色如带的路,左手边是静默的教堂,右手边是空旷的马路。我们所记得的拥有的世界已经旧了,被上帝卷起来扔掉了,而今现代化的都市才是二十一世纪的归宿。依稀听婶婶说你前年来过几封信,还问候我好不好。如今我走在这条平整、凹凸有致的路上,泛黄的信纸也似乎穿梭了你和我的过往,上面是你娟秀的字迹。是前一年的信,辗转到我的手里,已经有了皱纹。你说你已经结了婚,生了子,也是小女孩,和当年的我一样机灵可爱,你还说你已经在那里定居,那里新修了好几所希望小学,孩子们脸上有你最爱看的笑容,你觉得活在日益蓬勃的希望中。你说这些幸福和安定都是党的光辉普照的结果。你最后问我现在过的生活是不是变得更好,有没有时间去看望你。而我,没有来得及看到下面的陌生的地址,眼前已是蒙上了一层雾。我既感到悲,又感到喜。你不会再回来了,是的,你忘却了我年幼时给予我的比拉钩还要郑重的承诺,你亦从离人变成了故人。但是你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你有了另一个“我”,你亦有了一群爱你的活泼的孩子,你爱他们他们也爱你,一切的这些,都是我所不能给予你的。我只是当年你记忆中那个和你一起漫步在石板路上,一起唱歌的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而今,我已经长成少女,人已非,物——那条珍贵的石板路也已不是当年的模样。即使这样,我还是有淡淡的欣悦,“姐姐,好好过。”我提起生疏的笔,疏疏几笔,往事如风絮,逼得我突然掉了眼泪。“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我们的遇见与结局,不过是最寻常的回忆。

    世事变迁,沧海亦可变成桑田,那条路在党的前进下几度变迁,生活在变得越来越好。心中保留的那份年幼时最真的情感也随着时光流逝沉淀在了心底。只是,当初的那番温暖与怀念在春风吹拂下,依旧有着稚嫩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