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飞鸟·翅膀

风筝·飞鸟·翅膀  

淮安外国语学校初二(9)班  张瑞琦  

一处并不安静的静地,在城市中婉然绽放。春天在广阔的大地上慵懒地跳着舞。  

一个雍容典雅的午后,太阳的辉光携着芬芳的风,丝绸般地流淌过耳畔。  

一处刚建不久的广场,名叫“古徐”,广场本身比它的名字还要富有韵味。  

一个原始热烈的念想,已被喧嚣的市声淹没了太久,早已想像一缕风,回归“原来”、回归“真实”,也太想看一眼青草、绿地、澈水、蓝天、蚂蚁、石子……  

在韶光的陪伴下,我融入了这处静地。  

广场的中央是密集而嘈杂的游人,游人旁是叫卖的小贩——无一例外的买着各种笑脸、各种艳丽色彩的风筝。游人脚下是饱满丰润的土地——通过级级石阶与我交流着。渐渐的,我漫溯到了它极壮健的肌肤上。  

面前铺展的是一幅流漾的画:天际下,一根根线节奏地腾跃着;天际间,一只只风筝音韵地悸动着——它们是被人牵引的啊!  

近处的几缕人影,正极努力地将风筝带起,却不停地失败着——脑际上已飘扬着许多欢悦的风筝了。顺着一条细弱的线,它们被底下的人肆意地拉拽着,却又愈加升高——大概它们也向往自由的飞翔吧?又一只风筝衍生了对飞翔的向往——它在空中,被我捆绑着、颤动着、望着土地上的生命出神。  

一阵冷冷的傲视悄然地将它围裹了。  

倏然,一道迅即划过的弧线粉碎了风筝的神思,打破了空洞的宁静,以温凉的身影穿梭在镜一般的苍穹。似一支黑箭,在我的感觉中转瞬即逝。  

这是一只飞鸟啊!  

我一直坚信:他是寰宇中最美丽的生物!最能够代表自由的生物!若将他囚禁于冰冷的金属中,他就不再是飞鸟了。他只能作为一个弱者,一个被人把玩的傀儡,而再也无法拥有高贵的灵魂了。真正的飞鸟是俯视人类、俯视世界的,是漠视平凡、穿梭在宇宙中的那道最可爱的风景。人类于他,只有追慕,也只能追慕。最让我所惊羡的,是他那对羽翼丰满的翅翼,色泽如洗的翅翼。  

古老传说中的天使,虽缀上了人类的外表,却保留了圣洁的翅膀。他们作为神的使者,向人类传递了爱与真实的遐想、倾听着万物虔诚的祷告、将飞鸟引至天的彼岸……  

而我们呢?在天的脚下拾捡坠羽的人类呢?何时我们才能升华为飞鸟呢?  

或许,最善良的人与飞鸟是一体的——人的一生,本来就像一只飞鸟偶然停留的痕迹。这轻朦的痕迹,是任意一支墨笔也无法挥洒出的一道柔滑的弧,亦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即使是飞途中堕落的羽毛,也不会披在势利的肩头,滑入嫉恨的惑手。优雅、高尚的飞鸟是不会流连于陆地的,他们是蓝天、白云的孩子;是星河、宇宙的孩子;是洁净、自由的孩子!他们只会一直向终点飞翔,带着与他们命运、灵魂相同的人们飞翔!  

一位作家曾说过:“很多年以前,人类是有翅膀的,可是人类却嫌翅膀太沉重,将它归还给了上帝。今天,虽然人类的身体不能够飞翔,但人类的心灵还能够飞翔,甚至比飞鸟还飞得高。有的心灵扎进了泥潭,有的心灵却飞翔在云间。”是啊,人类也是飞鸟的一种,也是可以展翅飞向蓝天的!在天的眼波中,青草、绿地;澈水、蓝天;蚂蚁、游人;风筝、石头……都做了陪衬,继而又朦胧、模糊了,转而织入羽翼中,还原了“真实”,创造了“真实”……  

一切又渐渐清晰了:风筝在我的手中挣扎着;我在飞鸟翅膀下站立着;游人在我的周遭喧闹着……这是一个梦:舞动的风筝、秀美的飞鸟、繁飞的心灵。  

我曾分不清是我们拥有了翅膀,还是翅膀赘生了我们。无数次地冥想,终在“古徐”顿悟:解析已分明——我们在飞翔,是飞鸟在飞翔……  

                 

                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凌晨于家中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