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庵梦忆

桃庵梦忆  

                   —读唐寅《桃花庵歌》由感而作  

淮安外国语学校初二(9)   张瑞琦  

花香飘渺的天地间,弥漫着一首回风舞雪的歌。  

幽幽的歌慢慢飘散着,渐渐轻晕在了一片桃花的秾姿中。  

漫溢的花香围裹着一处淡墨般的茅屋,蜜饯似的,欲渗入茅屋的筋骨。  

倏然,茅屋有了一丝轻微的颤动——门的影儿滑落了,一个秀逸清俊的轮廓慵懒的漫步入满园的韶华中,依傍入桃树的腰身,寂寂地与树的轮廓相融。  

他手执一壶清酒,洒脱的饮下了壶的些许醉意。  

一双素手缓缓抬起,轻触上桃花的指尖,采下了几丝粉晕的香。香被酒柔柔的眼波所吸引,恋恋地倾洒进壶中,与酒相遇了……  

他似乎有些醉了,眼前的桃花竟化成了飞舞的浪蝶,如月光般柔美的旋律,在园中尽情舞蹈着,翅膀所漾起的清烟似乎要将他淹没了,他沐浴在了一片绚烂的溪流中。  

他的身影也渐渐萌生了倦意。于是,他将酒壶抛入了花中,悠悠地依靠在树下,渐渐闭上了轻笼的眼皮,入梦了……  

“嘶……”一声浮躁的马啼打断了他的梦。他散漫的睁开眼,目光中夹带了一丝愠色。  

是宁王的使者  

……  

使者再次被他打发走了。  

与其为了荣华富贵奔波劳碌屈己下人,何如在花酒间快活逍遥?他所向往的,是闲情、逸趣、自然真实的生活;是没有浊流、没有荣利的净土!  

梦的中断,使他的感情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他无意续醉了,一支刚毅的劲笔豁然耸立,在宣纸上泼墨地留下了那首传颂千古的歌。  

他婉然一笑,舒展了顽石般的骨骼,转了身,落了笔,去寻那余味绵绵的一缕残梦。  

那清逸的轮廓渐渐又模糊了,惟余几张弃纸,随风漾起,凝凝地在花芯中留下一丝丝淡然的痕迹:  

           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芳隐无人能解,清风未过人间。万世威名作耕锄,百转荣华若尘土。他已成为一缕风,一缕清新温凉的风,抚入了桃枝酒盏,澄清了剑尘琅埃。已看不见他,他已逝如白驹;却忆见了他,他又淡若朦胧。  

但使风轻过,天地桃花开。。。。。。  

                                                                                       二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日成于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