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记

韶华记

 ——记四月九日于扬州踏青

 

淮安外国语学校初二(9)班  张瑞琦

 

我所触及的佳景,当是春风乍起、喧繁幽静的瘦西湖了。
料峭的春寒中,我们乘车来到了期盼已久的瘦西湖。一下车,如织的游人,如潮的人声便扑面而来。好热闹的江南!好热腾的江南春日。“各位游客请进湖游览吧”,湖中风光已倏地映入眼帘了。
        
踩着湖边碎砖石铺成的小道,漫步于绿柳细风中,我嗅到了越来越浓郁的春的气息。很快,一座形异姿美的小桥飘然而入我的视线,远远望去,桥身似堆银砌玉,宛如一条莹碧的丝带飘荡于碧水粼粼的湖面。这是古时的佳人游湖时葬下的吗?还是她们的纤手所柔抚的呢?桥上,熙熙攘攘,络绎不断的人群如乐声般流淌过桥面。而这秀美的桥只是挺起她的秀骨,不多言语地站立着,任游人逐去她老去的年华,任往昔的哀愁喜乐倾洒进凝凝湖水中,流淌过游人耳畔......至于这桥的名字,我是不愿说的,我想,那只是人们给予她的一个代号,是难以涵盖她本身之美的。
       
桥下的水是安静的、韶秀的,水中的画是对满园春色最真实的映照:玉塔、烟柳、游人、浪蝶、清风、云锦……统被镶嵌在这巨大的镜中,似一幅静止的影像。不知是谁向水中投了枚石子,水面便随着“咚”的声响,破碎出一道凝碧的波痕,继而宛然摇动、扩大了。粼粼的、柔腻的波心,携着游人与我的心旌一同漂荡,尽无休息地、梭织地漂荡。在这轻波中,谁还能说纠缠着烦恼呢?谁又能说不被融、揉入了呢?这波光,只会让人忘掉本我,忘掉厌恨,随了这澈水复近于原型……
       
桥连着岸边的是丰润的土地,各色的野花铺铺展展,开得让人心惊。伴着花香的牵引,我已渐渐漫溯到园的深处了,碧波荡月般的韶华已如巨幅画卷般豁然抖落开来。夹岸桃花的娇艳、陌上行人的嘈杂、亭台轩榭的朴雅、墨迹山水的浓重,使得园中的春更加热烈、更加鲜明了。
       
不觉间,我来到了一间繁忙的“雅”店前,天地间到处是扑面而来的春的浪涌。室内刚满溢出密匝匝的人潮,又有大波的巨浪涌入。我猜,这阵阵的洪流该是滔滔不息的,瞧!买了玩偶的孩童才过去,衷于黛妆的女子不是又来了?我在人流中挨着、挤着,在罅隙中随波逐流,甚至忘了,我也是人流中的一滴。
        
这春的风华,于我,是轻晕的、微漾的,却又是陌生的、朦胧的。
       
小路的线条慢慢延伸上了一座绿影似的山包,曲曲折折的轮廓好似要将游人甩开,独自沉入深深的春去。我也随着小路留下的印迹,渐步渐深地依傍着身边杨枝柳影的腰身,心也朦胧般地歇息了。
       
回望足迹的源处,是喳喳嚷嚷的一片,分不出谁是谁、哪儿是哪儿,仍是被整个的喧繁包填着。轻垄如纱的湖面,是多如蚁聚的舟:画舫、白船、艇子……形形色色、唧唧啾啾。水用诗般的柔,轻托墨般的舟;水似纤素的绸丝,在舟的躯干上纺出无声的柔迹;舟如激扬的音符,在水的眼波中鸣奏出热烈的歌谣。舟上各路的船客,如酥雨乍落时与大地碰撞发出的繁响,摇了舟,悠悠地向天边去了……
       
但此刻,这一切似乎于我已是不相关了,那些姑娘们的靓妆、桃花的香、白杏花的香、脂粉的香、纱衣裳的香、微波拂槛出甜的暗香……也似乎被我连同它们的形态、影儿一起丢了。此刻,我的绮思却是那平素萧萧的柳枝乱鬓、淡泊寂寂的瘦西湖水。
渐渐的,我已无拘无束地悠然起来,面前铺展开的,是一处在竹林中隐了的庭院。与碧叶相隔外的语笑颤淡迥异,这处静地冷冷清清,让人顿遇一缕清寂。寂朗的回廊里,浮动的人语、渺茫的歌声……都抖散成了飒飒的细点,浮漾着,愈远愈淡。可怅然的穿梭其中,你却又饮下了别样怅惘的风致,最是银碧的风景良辰,便也软软地溅入你的心上了。整个人沉浸在莹澈、空灵的庭院中,任柔曼的春如柔美的月光般,倏倏地流洒进灵魂中,恍如梦寐……非也!我朦胧、踌躇的心绪,何尝能有一丝似梦的虚醉?
       
路侧见了一汪黯淡的野水---或是盛舞的春将他逼的黯淡了。肆意生长的杂草、瘦骨嶙峋的苍石,交杂地将他迷醉了,他的眼渐渐饧涩得无法抬起了,于是他满载着颓意、倦意,轻婉地倒在春的心焰中了。徘徊的过客 ,在领悟这婉转的凄怀时,想必都会愕然般恍然失笑,继而与这黯淡的野水疏阔了……
       
石路的尽头,疏朗的栏杆上,喧热的笑语,幽甜的悄默,各乘着疲惫的小船,在玲珑的瘦西湖中飘泛着,在春的烂漫中飘泛着。两船相遇的时候,瘦西湖的碎片也簇拥起来,汇成了一个“完整”、一个“真实”、一个圆满足尽的“解析”。一阵风过,又悄然化开,化入瘦西湖的诸影诸物中,静谧地等着下一个春的到来。
       
软风夕阳中,徐徐地踏上了归途,一路的所见所感,与韶华互染,在记忆的映照下朦胧如影子一般。回首凝望,微薄的残影是依然的,只是当时的我已从中流淌了。如今只剩忆思中的我,沸遍脑海中的每一角,记下对瘦西湖飞鸟偶然停留之痕迹般的感受。
   
“灯火未阑人散”,这便是我所触及的瘦西湖,韶华般的梦。  

                                                                                                 二〇一年四二十三日子夜于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