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

                   淮安外国语学校初二(15)班   梁思佳

我再次触摸着这片黑暗,想起了曾经的我。三年前,总感觉这世上好像没有我,而如今,世上好像都有我,或许是因为脸上的明媚吧。

    我无法预见未来,却很巧地遇见了他——我的语文老师。他,穿着一身中山装。乌黑的头发使人眼前一亮。眉宇间,透露着凛然的正气与傲气。

    他走上讲台,用粉笔写下了什么字。当他转过身来,我的脸变得涨红——黑板上所写的正是我的名字。他慢条斯理地说;“这位同学就是我们班的语文班长。”顿时,教室里一片掌声。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低着头,静静地翻着书页,一遍又一遍。

    他朝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背说:“嗯,小姑娘很优秀,一定要好好干。”我依旧没有抬起头来。等到那皮鞋发出的声音淡化了,我才微微抬起头来,才看到他那高大无比的背影。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会第一个到教室,在黑板上写好每天的任务。他的那一句话好像是广博的天空,抬头即见,又好像容纳着整个世界的温情,使我不断奋进。

    好像是一块磁铁般的魅力,他就那样深深吸引住了我。我慢慢地意识到,他是一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不能不使人感到敬畏的老师。我走在学校花园的小径上,柔和的月光笼罩着这个夜晚,而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那亮光似乎比月光更柔和,似乎比泪光更使人爱怜,似乎比泥泞中一汪水更澄明。那仅仅只是一盏灯,却能使我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蓦然一动。

    那年冬天的一个夜。

    我孤身一人坐在长廊里,只觉得左右两旁延伸着,万丈漆黑,没有尽头。我拿着一张作文证书,看着上面被昏暗的路灯映着的昏黑的文字。我咬着牙撕扯着它,撕扯着一张张沙砾般不起眼的废纸。我的眼泪一下流了下来,有怨恨,有自嘲。只觉得身后有人在拍着我的背,好像充溢着熟悉的动作与感觉。我转过头,是他——我的老师。

    见了他,我更是无地自容,那失落悲痛的感情更是喷薄而出。我不由自主地大声痛哭,仿佛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一发不可收拾,无法止住。

    他在我身旁坐下来,不停止地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说;“现在天是暗的,夜是寂静的,如果你不为自己点着微光,那谁又会为你坚强。记住,这是一次终结,失败的终结点。真正的成长与蜕变才是刚刚开始。”

 黑夜依旧是黑夜,飞雪也依旧是飞雪,没有为我的泪水动摇一丝。那大雪纷扬而下,昏暗了灯光,却止不了对大地的层层覆盖。于是,我抬起头,含着泪,静静地仰望着他。

    黑暗只不过刚刚开始密布,无法终止它的黑暗。直至黑暗溃散,黎明才刚刚开始,才会有夕阳的落花等着捡拾。

    寻常的老师,在瞬间让我学会擦拭悲伤,让我不得不提笔写下一些文字,在我生命的年轮上,留下一些不寻常的印痕——多一些明媚的开始,让这世界无处不是我,却处处都有我。

                                                 (指导老师:顾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