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开始

 

刚 刚 开 始

淮安外国语学校20108  杜渐

一切刚刚开始,美得不动声色。

                                               ——题记

分班了。在一起两年的同学们,突然在一个学校里,各奔东西。

班级“支离破碎”的那天,大家都迅速地背起包,抱着书,头也不回地离开教室。如此走得匆忙而干脆,是不敢再多留恋,仿佛生怕多呆一会儿会勾起心底深处的惆怅与迷惘。

拖沓着脚步来到新的班级,看着满满一教室陌生的喧闹,一如两年前,十三岁的自己第一次面对那个此时已然遥远的集体,不安的情绪拉扯着,然而终究要正视。

于是,深呼吸,努力微笑。

初三的日子,忙得没有时间想念,没有时间多愁善感。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向前方奔跑,跑过缄默的土地,带着风吹散曾经。因为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因为每个人都对我们说,初三,只有风雨兼程。

既然是开始,我们不可避免地,不适应这样快节奏、压抑的世界。

自然将现在与过去比较。现在的班主任,严厉得让人不敢正视,偶然一个眼神、一句训斥,让人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现在的英语老师、语文老师,教学方式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班集体,没有默契,没有心照不宣,没有一切熟悉的感觉。好像只有仰头看天,发现天空依旧是那个天空。

这样的沮丧让我在周测中慌了手脚,心情阴霾。似乎是在海上流浪的船只,失去了归属,只剩孤独的桅杆在风中徒劳地眺望。

好友察觉到了。周末的傍晚,她将我拉至天台。

我们倚在栏杆上,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的气息,看着洋溢着追逐与欢笑的操场。我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天际,夕阳正好。金色的丝缎漫不经心地覆住天空,云朵都乖巧地换上了华美的袍,仿若要去赴一场高贵的晚宴。一缕阳光固执地泻落下来,炫耀自己独到的美丽。

好友看着我,笑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看着这些。”我对上她的眼睛,微笑着指向天边那幅绝伦的油画:“真的很美啊。不过,要消失了。”她却在此时扬起脸庞,眸里一抹神采绽放出来:“不,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我怔住了。

眼看着天边的色彩渐渐隐匿,被深蓝的颜色取而代之。那深蓝,沉郁得似乎是融进了所有种类的蓝色,汲取了彩虹的尾声,而显得亦发神秘动人。

“抬头看。”好友的声音好像是故意放低,要揭示什么惊喜。

我向上望去。一弯新月,似一抹笑靥,在深蓝的天际斜垂得娇憨。薄雾轻绕,勾勒出一片醉人的皎洁。不久以后,阿波罗又将驱着太阳金车再至。

心里突然涌上漫天漫地的温柔与感动。是啊,刚刚开始,美刚刚开始,不动声色却摄人心魄。

轻轻拥住身旁的好友:“谢谢你。”

接下来的日子,狰狞的感觉不复存在。神奇地发现,自逐渐爱上了属于初三的“行色匆匆”。行色匆匆——因为有理想,有目标,在拼搏;爱上了晚自习的安静,只有笔尖与纸张摩挲的声音,记录着我们努力的一点一滴;爱上了这个集体上课的聚精会神,下课的疯闹顽皮——我们将共同完成初三的冲刺,最后留下一张纪念阶段青春的合影;甚至发现,班主任的口头禅,也是那么的好笑好玩,让我们乐此不疲地模仿着,再哈哈大笑,抑或是在严肃的班会课偷偷将脸埋进桌下忍俊不禁。

发现教学楼前那棵高大葱茏的香樟,那泓池塘,窗外的那株芭蕉,与那天深蓝天幕下的一弯晶莹相比,美得毫不逊色。它们都散发着独属生命的馥郁香气,告诉我:这是新的征程,一切刚刚开始。于是告诉自己:出发。

下一站更美。               (指导老师:吴寿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