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 石

 

20104  崔宇睫

记忆中的那一块深冬的石,在万物凋残的绝壁中,熠熠生辉。

年初和父母去了佘山,正是万物枯朽的季节。满山的灰色突兀地刺向万里无云的天,赤裸的山上奇石密布,给深冬的山更添了别样的风采。

远处的绝壁上的一块石,吸引了我的视线。远看,石的一面光滑平整,另一面却支起了一个半圆,那个半圆好像婴孩的头颅,配上身旁平整的石面,好像一个小顽皮在桌面上探出了半边的脸。我想那脸该是红红润润的,不然怎么会生出这样圆的脑袋。

稍走近些,那圆圆的脑袋不见了,原来那半圆的侧面是很崎岖的,借着树干遮掩,那个半圆又像是侧身微坐的少女,那块大石俨然是一位懒起梳妆的女孩,对镜贴花黄呢。

沿着山间的小路向上走,那块石又悄藏于树枝间了,不见了踪迹。可是仔细一瞧,那块石,还在树枝间,这次它又变了样子,像一方古琴躲在树干深处,隐隐约约,若即若离。

向上再行几步,又不见了那石踪影,不知为何,我竟沦陷于与这石捉迷藏中了。每变一个角度,那石又以全新的姿貌展现于人眼前。我沉醉在这块石的变幻中,想象它该是怎样的一块石。它或许有着玉的圆润,或许有着金的光芒,或许带着银的空灵,或许带着珠的剔透,它长在绝壁之上,定是经过山岚洗礼,才能如此变幻多姿。

我愈发沉醉,快速奔到山石之旁,向下俯视,云雾中的石却是……

没有玉的圆润,没有金的光芒,没有银的空灵,更无珠的剔透,这只是一块由半腰断裂的石。那半圆,只是它断裂的残迹,一种失望油然而生。那石的棱角孤傲地刺向蓝天,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只是欲语而不能。

我有些憎恶这块断石,拿起一块石用力地砸下去,想要砸断它,可是它却牢牢地接住了石。我惊诧于这石的坚韧,忽然想起初见它时,它也只是石,只是我太肤浅,才不懂它的美在何处吧。它孤傲的棱角似乎在说:美丽的事物并不一定浮华。我失望的心渐渐平息下来,美丽的事物,从不因浮华而美啊,我这浮华的心怎配这美丽的石呢?我有些敬畏这块石,又像是明白了什么,我想我得转身离开。

再回首,那断石在绝壁上熠熠生辉呢!(指导老师    程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