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随夜风消匿的泪

那随夜风消匿的泪

我想我永远读不懂,那缠绵于眼角不愿消匿的泪。

人们常说,生与死往往会让人变的脆弱,此时的我,扑倒在曾祖母的身躯上,泪水肆无忌惮地潮涌,沾湿了她的衣襟,任我千呼万唤,也唤不回她炽热的体温。

夜风萧瑟着一世的落寞,清月的光辉洒不进这幽僻的小屋,也拭不去我眼角惆怅的泪。我看见曾祖母眼角缠绵的泪,是在抱怨么,是在讽刺我未能见她最后一面么,泪水湿润了眼眶,让我看不透那缠绵于眼角不愿消匿的泪。

猛地记起她希望我能和她一起上阁楼看看的话语,而我却从来没有去陪伴,是愧疚么?内心的莫名情感督促着我点起那摇曳的烛焰,登上那我不曾登过的布落灰尘的台阶,泪水无惧的流淌着,落地又激起几世的沧桑。

在泪水中前行,在无尽的黑暗中摸索,我就着星星点点的烛光,妄图在狭隘的过道中摸清前进的方向。眼前重复闪现遵循生死轮回远去的曾祖母,她久久不愿消匿的泪纠绊着我徘徊的灵魂,刺痛我卸下防御的心,直深入我的心灵,装满苦涩的心瓶在刹那间被撕个粉碎,挣扎,却无法逃脱这罗网。

风,迎面有风!我惊诧,快步向前,猛然发现这矮矮的阁楼竟开着天窗,月色如水,直愣愣地倾泻进来,似积蓄了几世的浪漫,尽在此刻璀璨。

我笑了,曾祖母,这便是你所盼所想的,还是想告诉此刻的我,也许会有黑暗,也许会有泪水,但我们终究会前行,不曾止却。泪水如潮水般倾泻,不为悲伤,不为惆怅,只为心里被唤醒的莫名情丝。

夜风撩起我的碎发,悄悄拭去那眼角的晶莹。月如海,我被紧紧地包围,似听见曾祖母的细细耳语,抚平我颤栗的心。

我们终究要成长,有过泪水,有过苦难,有过点点烛光去照亮整个黑暗,但我们的泪,注定会随风而逝,去往那遥不可及的地方,而我们,终究会寻找到那散尽一世浪漫的月光。

我知道,她缠绵于眼角的泪,早已随夜风消匿,静静地溶进,这皎洁无暇的月光。

我再也读不懂,那随夜风消匿的泪光。

(指导老师:张 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