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随想

江南随想

                         

20105  费翔

 

江南,是多少人歌咏的地方,永远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含笑走来……

而三月的江南似乎并不像诗中那样传情。茫茫的大雾笼着前方,带着清晨的清新,仿佛送来第一声问候。当太阳羞涩地露出脑袋时,一缕阳光透过朦胧,唤醒我们。去江南的路上,已朦胧。

    触你嫣然的笑靥,朴素而羞涩,是天公阻碍我们访你在春天的脚步?还是你天堂之美誉即是那样遥不可及?到达苏州,已近午后两点,虽是一日中最明媚的时光,可天空中的云却遮了阳光,像吴家少女羞涩的脸庞。天空下的姑苏,不是艳满群城,却是那样朴素,像一位吴妇与你闲话。清风抚着柳条,那尚未发芽的生命,轻轻掠过湖面,漾起圈圈涟漪。青黛的屋檐下还有一位吴媪,提篮卖花,是春天的先机,是城中的美丽。

    乳白色的栏杆沿河而筑,是撑起了一条城中河的边沿。白色的映衬下,一条河缓缓地流淌,像一条青缥色的罗带系在少女的腰上。这是江南了,是江南的温柔。不曾下车驻足,远远地望去,一条河弯,多少风情,解不尽,在其中,是姑苏水乡。

细品你的风姿,是一幅亦浓亦淡的水墨,书写不尽天堂之韵。人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如天堂般的你怎会少了俊秀,到底是江南。江南的山,不如北方那样绵延、粗犷,却别致清新,满山的树阳是浓浓的深绿,仿佛是层层铺染开的韵墨。只因在细雨中,才更显得庄重,山的边缘与天际相接触,勾勒了山的轮廓,那样挺拔,是撑起了这一座古城,千年的沧桑。

旅途漫漫,一路坎坷,终途却是那一片醉人的江南。旧途的天空一碧如洗,望着窗外,一见如故的苏州,你的笑靥,才恍悟“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何不携了一份闲适,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闻说江南春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