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时,光年不倒转

花开有时,光年不倒转

               四季还在,只是花开有时,昨日不再。

晓风残月,淡夜飞烟。大巴上,每个人的眼睛都洒满了细碎的光亮,如星子般,闪闪发光。

清晨,当白天还没有穿上盛装,便薄雾弥漫。高速延时开放的讯息并没有冲淡期盼的喜悦。闭上眼,听一首歌,哼一曲小调,看风吹过树稍,笑靥在嘴角绽开。

直到相思了无益,愈是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大家的兴致愈是高涨。苏州,这个在古老而美丽的小城,被蒙上一层神秘的薄纱。

小憩初醒,已至苏州。下了大巴,眼前渲染出的便是另一幅画面:黯淡的天幕,似浓得化不开的烟云。扬撒的细雨,缠缠绵绵地把春的慵散发挥到了极致。雨中的苏州就像笼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没有“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的奢华美丽,也没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精美绝伦,却似羞羞涩涩的女孩用青纱隐面,又将那浩星如辰的双眸裸露在外面,给那份纯洁,无意中增添了几分妖艳。

初进乐园,眼前铺展开的层层石阶,承载着一群又一群人的脚步,缓慢、平静。沿着小径,横跨山涧的过山车映入眼帘,一如想象中的紧张与刺激。下了过山车,赏雨的兴致便如潮水般涌来。

蹀躞在小路上,雨中的一切是那么的清秀典雅,“嘀嗒、嘀嗒”雨滴轻敲伞面,敲出珠玑落玉盘的声响,回荡亘古绵长的音调。路边的各色野花次第开放,有的似开不开,待香未香;有的含苞欲放,宛若娇羞少女;有的迎风怒放,一瓣一瓣舒展开,花儿的笑靥令人迷醉。偶见几片绿叶被雨打得摇摇欲坠,不知是树寂寞还是叶的不舍,就这么静静闲逛着,竟是从未有的轻松与舒畅。恍然觉得生命就该这般美好如斯,忘了今夕何夕。于安静中,我寻到独特的快乐。

时光如沙砾,弹指韶光过,哨声唤子。傍晚,是涨潮的时候,藏蓝色的海潮向门口涌去。

远处的树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摇树叶,那飒飒作响声,像唱着一首别离的歌。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相对喜悦,对于苏州,更多的是不舍与留恋。几丝愁绪, 覆上心头。再该去哪寻找这般美景?是一般风景,两样心情。

归程,车上晃动着的面容,无比熟悉。相识三年,由最初的陌生到熟稔,打闹成一团。不禁想到不久的未来,又将各奔东西。清风吹不散,三两惆怅。却转而醒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即然终将远离,那就更应好好珍惜。一如逝去的苏州,只是曾经,只可怀念,不可留恋。就如花开有时,光年不倒转。只有珍惜眼前,才是永恒。

苏州,我只愿双手合十,醉于你的韵思,且不管,千年之后,水是否还是姑苏的水,梦是否还是青春的梦。

西风何限,光年不倒转。只有清弦半月,将万般尘思化作一叶扁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