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花访故人

      初夏像顽皮的孩子,踩着春的尾巴,如期而至。连绵的细雨敲打着清脆的鼓点,悄然降临人间。落叶、飞花在雨后的朦胧中扬扬洒洒地飞舞着,乘着微风,散发着生命的张力。

      车子缓缓行驶在卧龙般的河堤上,路两旁高大的树木迎面向后退去。不久,此行的目的地——马甸镇便近在眼前。踏一地花瓣,循着花香,我们来到了文学大师——吴承恩的安息之处。

      遥遥望去,一座石牌坊,一座小亭古井无波地屹立在曲曲折折的小沟旁。牌坊正对着石碑,庄重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淡定地矗立着。阳光静静地洒在在树叶间、田野上,草木、土石似乎司空见惯络绎来临的访客,静默着。

      “《西游记》是吴承恩给后世留下的最大财富吧”,德高望重的刘怀玉老人侃侃而谈:“吴承恩最突出的亮点,就是他奇特的想像,大胆的夸张,他笔下的金箍棒,能大能小,随心所动,好似现在的声控科技;他笔下的千里眼、顺风耳,又好比现在的手机电话……”

      不经意的生花妙笔,竟描摹了百年后的生活。他所塑造的鬼神魔怪,无不鲜活生动,就连贪吃懒做的二师兄猪八戒,也可堪称西行路上的一位笑星。

      吴承恩的一生,注定是不平凡的一生,受中国传统文化“学而优则仕”的影响,他也曾在官路上上下求索,然而穷尽一生,也只落下棺材板上“荆府纪善”几个古朴的大字。而所谓“荆府纪善”不过是一个区区八品的小官。及至晚年,到底看不惯官场的尔虞我诈,抱病辞官回到老家,开始著书立说,为后世留下了不朽的著作。一本《西游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大师若地下有灵,当会九泉含笑吧。

      献上花篮,深深地鞠了三躬,脑海中泛起崇敬的涟漪:轻轻地,我慨叹,这位文学巨匠一生竟是如此的不得志;暗暗地,我决心,作为大师的后世老乡,把他的精神传唱;恍然间,我懂了,没有天马行空的想像,哪来今天的科技发明!

      踏一地落花,那花瓣,仿佛是灵感的碎片,瞧,它还在闪光呢!我笑了,此行不虚、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