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志文:“孩子,你为什么不敢取胜?”

 

  “我们又参观了学生的乒乓球课。我得到了指导老师的一些建议并和其中一名学生进行了乒乓球练习。她很厉害(我认为她可以很轻易地战胜我,只是她并没有)。”

  看到发布在美国白宫网站上的米歇尔首次中国行游记中的这段内容,出于职业的习惯,在钦佩这位“第一夫人”用如此平实的日志方式向国人上交“访华作业”外,我更感兴趣在其文字中读出她对中国基础教育的印象。

  毋庸置疑,与米歇尔进行乒乓球练习的这位同学球技应该很好,相比“菜鸟级”的米歇尔来说,是“很厉害”的,米歇尔对她的球技的赞叹无疑是由衷的。可是,在赞赏之后,她却特地加了段说明——“我认为她可以很轻易地战胜我,只是她并没有”。这样的句式类似于我们通常使用的“虽然……但是”,其强调的内容往往在“但是”之中。

  竞技运动的妙趣和核心精神无疑是“争胜”。即便是一次练习,在米歇尔看来,也是需要“全力以赴,争取胜利”的,但实力悬殊,她清楚地知道这位同学可以“战胜”她,而且是“很轻易”的。所以,她有“输”的准备,“只是”这位同学没有让这个“必然的结果”出现。短短的一句话,不知道表达的是米歇尔对这位同学“让球”的感谢,还是对这位同学“不敢赢”的遗憾。我想,两者也许兼而有之吧。

  对这位同学来说,可能她至今还沉浸在与“第一夫人”对阵的兴奋之中,她所接受的教育和濡染的文化,让她对自己的行为有着足够的“自豪”——她“懂事”、“圆融”和“成熟”,体现了文明之邦优秀学子谦虚礼让的待人之礼;她遵从了国人倡导的“友谊第一”的比赛精神;她的“含蓄”“谦让”,让身为“第一夫人”的米歇尔“有了面子”;她让老师与领导们“高兴”,让整个参观活动在“欢愉”的气氛中进行……

  可对中国基础教育而言,我们却找不出足够的理由来回应米歇尔内心深处的疑问:孩子,你为什么要这样?

  这位同学“懂事”、“圆融”的背后,是“自我”的缺失——我们总要努力变成别人希望的样子;我们很在乎别人的评价和感受;一事当前,我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规则,而是潜规则;我们太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不会坚持自己想要的…… 可能是因为在美国习惯了尊崇“真实自主、个性张扬”的教育,习惯了孩子们在各种场合简单、直接、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意愿,所以对中国孩子的“礼让”米歇尔多少有点不太适应。我想,应该调整的不是米歇尔,而应该是我们,是我们的教育。无个性即无人才。信息时代,创造为王,“独立的人格,独特的个性,独创的精神”是个体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孩子们把很多心思用于琢磨人际关系,怎么可能有勃发强大的创造力?

  “复杂做人,简单做事”和“简单做人,复杂做事”,中、美两种不同的教育和文化所孕育的两种不同的处事方式,在知识经济时代的竞争与发展中,早已高下立判。

  具有独立意志的人,才是有个性的人;有个性的人,才是有价值的人。有价值的教育一定是高度发展学生个性的教育。

  可能是我误解或曲解了米歇尔的本意,抑或有小题大做之嫌,但我依然坚持,不管是一次乒乓球练习,还是其他的各种机会,希望我们的教育,能鼓励孩子勇敢地做真实的自己。 赢了,才能赢得——赢了球,同时赢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