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语文教学焕发生命的活力

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以下简称《标准》)已于2001年7月正式出版发行,这是我国语文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如何准确把握《标准》的时代精神与基本理念,并把它们贯彻落实到语文教学实践中去,这是当前广大中小学语文教师最为关注的问题,也是语文教育理论工作者所面对的新课题。 《课程标准》在“前言”部分揭示了“现代社会要求公民具备良好的人文素质和科学素养,具备创新精神、合作意识和开放的视野,具备包括阅读理解与表达在内的多方面的基本能力,以及运用现代技术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又明确指出“语文教育应该而且能够为造就现代社会所需要的一代新人发挥重要作用。”这段精彩的“前言”,正是广大中小学语文教师的指路明灯。新的语文课程标准需要我们的教学观念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如果语文教师的教学观念不发生根本改变,就会“穿新鞋,走老路”,或者仍以空洞的分析代替学生的语言实践,或者仍与社会生活隔绝,让学生在习题资料堆里打滚。因此语文教学的改革首先应该是语文教学思想的革命。就是要在教学指导思想上从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变单纯提高学生语文考试分数为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变单纯的技能训练为全面的语文能力训练,让学生从语文教学的小课堂走向生活语文的大课堂,在丰富的母语环境中学习语文。对照课标,研究教材,我认为新时期的语文教师在教学中必须具有三点意识,即:创新意识、人文意识、开放意识,以这三点意识武装自己,才能使我们的语文教学焕发生命的活力。
    一、树立创新意识,培养学生创新精神 创新就是想前人所未想,做前人所未做。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创新和创造能力已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江泽民在1991年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没有创新和创造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这一点已成为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共识。但纵观我们50年来的语文教学,不难发现我们缺少的恰恰就是教给学生创新精神。所多的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统一。统一大纲、统一目标、统一进度、统一答案,导致了思想的僵化,扼杀了教育丰富的个性,使受教育者成为应变能力极差的“标准件”。新大纲对我们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要重视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在语文教学的过程中,指导学生运用比较、分析、归纳等方法,发展他们的观察、记忆、思考、联想和想象的能力,尤其要重视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因此语文教师要将培养学生创新精神作为语文教学的重点。怎样才能在语文教学中实现对学生创新精神的培养呢?
    1、依据课标教材,提供创新机会。《语文课程标准》所蕴含的许多新理念和要求,最引人关注的焦点之一便是积极提倡学生学习方式的改变,即要把单一、被动、接受的学习方式转变为“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大力提倡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实施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关键在于教师要把课堂教学的时间和空间还给学生,引导他们去搭建自主探究和发现创造的操作平台。这就关系到首先要改变教师逐段串讲串问、碎问碎答的教学模式,在指导学生初读课文、读通课文、整体感知的基础上,创造出可供学生深读探究的一两个能够穿透全文而又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情境,放手让学生去自读自探,合作交流。以这样一两个“探究专题”来取代多达数十个的“繁琐提问”,目的在于突出重点,以学为主,把探究、发现的阅读主动权、时间支配权和空间占有权真正还给学生。如学习《卖炭翁》可以让学生以《光天化日下的掠夺》为题,用自己的语言对课文进行再创造;教授《我的叔叔于勒》让学生在自学课文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想象,依据自己对课文的理解以《于勒的悲剧命运》为题,写一篇演讲稿让他们对原文进行重组和再创造。
     2、创设宽松环境,鼓励求异思维。“爱护和培养学生的好奇心、求知欲,帮助学生自主学习、独立思考,保护学生的探索精神、创新思维,营造崇尚真知、追求真理的氛围,为学生的禀赋和潜能的充分开发创造一种宽松的环境。”(江泽民《在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99年6月25日)要实施语文创新教育,就必须尊重学生人格,落实学生的主体地位,鼓励创见,“雪化了是水”自然正确,但“雪化了是春天”更值得肯定。一个老师在教授《狼》时,在课文学完以后要求学生谈一谈自己的体会,学生提出很多富有创见的观点,有的从狼的角度出发,提出了不能贻误战机的问题,有的认为人比狼狡猾,有的甚至认为狼也是值得同情的,对这些富有人文精神的创见,这位老师全部加以肯定,并给予积极引导,这样的语文教学当然有利于学生创新精神的培养。
    3、注意提问艺术,激发创新火花。提问是一种教学艺术,恰当的提问可把学生的思维活动引向被认知对象,可以激发学生的探求兴趣,点燃他们思维创造的火花。提问大致可分为判断性问题,陈述性问题,阐述性问题,和发散性问题。为了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应少提陈述性问题,判断性问题,比如“对不对”“是不是”等一些学生不需思考即能回答的问题,而应该多提一些发散性问题,即需要调动自己的认知体系,生活体验,从不同侧面解释或有多种解释的问题,比如教学《孔乙已》可以这样发问:“你认为孔乙已的悲剧命运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学生的思维结果自然是各各不同的。有人认为是科举制度造成的,有人认为是孔乙已的自身性格造成的,有人认为是周围的麻木不仁的群众造成的。思维角度不同,思维层次不同,答案也就不会一样,作为老师,不必以一个固定的答案去钳制学生的思想,这样才能激发学生的创造热情。
    二、确立人文意识,注重学生情感熏陶 语文教学历来有“工具性”和“人文性”之争,我认为语文作为一门基础性学科,其工具性是不可否认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这点而否定了它的人文性。新课标在“课程目标——总目标”中指出:“具有独立阅读的能力,注重情感体验,有较丰富的积累,形成良好的语感。学会运用多种阅读方法。能初步理解、鉴赏文学作品,受到高尚情操与趣味的熏陶,发展个性,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将发展个性、熏陶情感提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地位。“所谓语文教学的人文性,实际上就是语文教育中所渗透的(或者说本来就应该具有的)人文精神。”人文精神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有没有具体的训练方式,有没有可以很快见效的操作模式?“习惯于把所有教育都“技术化”、“科学化”,或者按通常的说法,就是“量化”的做法实际上是把教育简单化、庸俗化,最后的结果是取消了“教育”本身。如果人文精神的教育也如此技术化,那么,在它开始的同时就已经消亡了。必须明确:虽然我们说的是人文精神“教育”,但这里的“教育”是不能“灌输”也不能“训练”的。”(钱理群)语文教学如何实现它的人文性?我想最根本的就是将这种人文意识贯穿于教学的每一个环节。具体讲:
    1、课堂教学,倡导平等对话。 《语文课程标准》将语文的学科性质定义为:“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这一定性阐释中和了长期以来对语文学科性质的论争,是对语文课程价值的一种艰难抉择。与以往教学大纲显著不同的是,新颁课程标准在确认语文学科的工具性的同时,首次强调指出了语文学科的人文性。这种由单一性(工具性)向双重性(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转变,昭示了语文课程价值完整性的复归。新课标确认语文课程是教师和学生共同探讨新知、平等对话的过程,教师就应以“对话人”的身份尊重同样作为“对话人”的学生个体及其对适合自己特点的学习方式的选择,自觉放弃传统意义上作为知识权威的“话语霸权”。“对话”是人的一种基本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马丁·布贝尔)“在所有的教学之中,进行着最广义的‘对话’。……不管哪一种教学方式占支配地位,这种相互作用的对话是优秀教学的一种本质性标识。”“教学本身就是形形色色的对话,拥有对话的性格。”(克林伯格)这就是“教学对话原理”。教学对话就是建立在这一原理之上的教师与学生、学生与作为“文本”的教材之间的一种精神上的相遇,通过两者之间对话式的相互作用,达到学生自主和自由发展的目的。 语文教学中,教师与学生对话主要是以文本为中介进行的平等的精神交流。民主、平等是“对话”的第一法则。如果没有民主与平等,师生之间就无法对话。真正的对话是在民主与平等的前提下,师生双方精神敞开后的互动交流。民主与平等包括知与情两个方面:从知的角度而言,教师与学生只是先知与后知的关系,不存在施恩者与受恩者的关系,不存在尊卑关系;从情的角度而言,教师与学生一样,拥有独立的人格,拥有自由意志,拥有丰富敏感的内心世界,拥有舒展生命、表达自己的空间。师生关系只有民主平等、亲密无间,如形与影的自然亲和,似声与响的相得益彰,教学对话才能在心灵的层面上真正地进行。 师生对话是一个永远未完成的动态生成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教师作为平等对话中的“首席”,既应保持必要的权威,而又不能以绝对真理的拥有者自居,不搞单向传递的独白式教学,不扼杀儿童不断提出“为什么”时的猜想冲动,不磨灭学生与生俱来的探究世界的好奇心。教师只是一个话题的提供者,对话环境的创设者,对话教学的主持人,儿童表达独特见解的谛听者与欣赏者。由于打破了教师独白、学生倾听的“万马齐喑”的局面,挑战书本,挑战教师,挑战权威的个性得以扶植和张扬,建设性、创造性的“冲突”得以认可与欣赏,于是,学生从各种束缚、禁锢、定势和依附中超越出来。在对话的场景中,由于充分展开了思与思的碰撞,心与心的接纳,情与情的交融,每一个学生都能感受到自主的尊严,感受到独特存在的价值,感受到精神相遇的愉悦,感受到心灵成长的幸福。语文教学中,师生平等对话始终创造着一种无法预约的精彩。
    2、文学鉴赏,提高人文素养。 开设文学鉴赏课,是培养学生人文精神的一条重要途径。语文教育所用的材料是语言文字,是各类文体的文章,其中文学作品占据了很大的比重,这些作品无一不积淀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与人文精神,这样的精神贯注、文华熏陶必将影响终生。在作品中与百年之遥、万仞之远的大师巨匠进行精神对话,与鲁迅、老舍、沈从文进行情感交流,触摸集中了人世间大智大勇的高贵头颅,融会人世间大喜大悲的博大情怀。在作品鉴赏中让学生感悟苏轼《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中所蕴含的人生哲理;感悟马致远《天净沙     秋思》中所描绘的漂泊游子的思乡情怀;从《老人与海》中汲取奋斗人生的力量和勇气;从《背影》中体验厚重如山的父爱。亲情、乡情,这些人世间千百年来共同的情感体验荡涤学生的心灵,拔动他们的心弦,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奏出人性的和谐乐章,丰富每一个个体的情感,最终达到培养学生人文素养的目的。 3、相机诱导,激发自由精神 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并不一定是要加给学生多少人文性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发掘、诱导学生的潜在的自由的精神。引导他们“看见、理解和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人类自豪感的火花,从而成为一个精神上坚强的人,成为维护自己尊严的不可战胜的战士。”(苏霍姆林斯基)因此激发学生自身潜在的自由精神是教师培养学生人文精神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在平时的教学中要多留点空间让学生自由发挥,要保护学生的创造热情,通过种种措施,磨练他们的意志,树立他们的自信心,使他们充分地认识自我,在人生的征途中寻求一切机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三、强化开放意识,开阔学生求知视野 21世纪的语文教育已经跨入了大语文教育的时代。每一个语文老师都应该树立大语文教育观。所谓大语文教育观就是将语文与生活紧密联系,在生活中学语文,在语文中学生活。美国教育家华·B科勒涅斯有这样一句名言:“语文学习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因为学习的终极目标就是学会生活,认识客观世界的本质及规律,所以教学应该是立体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处在开放与竞争的时代,面对充满挑战和机遇的世界,中学生已不再单纯。他们有了解社会的强烈渴望,却又被年龄和环境所限制;想用理性的眼光审视现实生活,却又为阵阵变幻的热潮所迷惑;他们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却又为不能把握社会和自己而痛苦。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就是因为我们的教学没有切近学生的生活,学生在走上社会前没有必要的生活积累。《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教师应高度重视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创造性地开展各类活动,增强学生在各种场合学语文、用语文的意识,多方面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语言的学习,是在巨大数量言语“例子”的反复撞击、反复刺激下,才点点滴滴说出,成年累月数量无限加大后,才奔涌而出。不是仅凭一本教材、在一个封闭的教室中、在一个语言教师的苦心调教下、反复把玩几十篇文章所能根本奏效的。因此,数量的巨大,例子的丰富,交往的扩展,生活的广泛,才是形成言语能力的最根本的通衢!婴儿学口语的事实颇能说明这个问题。因此要实现生活的积累,必须打破封闭的教室,复归生活,引入大社会(与生活交往、阅读名著、接触网络等所有媒体),由阅读一本小书到阅读众多大书,与大师交往,与普通人交往,纵身跃入语言的汪洋大海!于是学《项链》鼓励学生演课本剧,讲《皇帝的新装》让学生演小品,学《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学生联系现实生活写评论;针对现实生活要求学生发表演说,校运会上充当记者进行热点跟踪;到泰山脚下诵读《雨中登泰山》,到瓷都实地考察《景泰蓝的制作》。这些都成了实实在在的正儿八经的语文课。这样将语文和生活融为一体,使学生在生活中学语文,在生活中积累语文能力,同时也为他们以后走上社会奠定了坚实的生活基础。
    回首20世纪百年教育的变革与发展,我们不由惊叹其广度和深度堪为世界之最。从新技术革命的发起到终身教育的出现,从知识经济的初露端倪到素质教育、创新教育的方兴未艾无不演绎出一幕幕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宏伟篇章。历史发展到21世纪,教育正朝着现代化、国际化方向发展;语文教育工作的重心,随着知识化学习化时代的到来,必将从向学习者传授知识转向塑造学习者新型的自由人格;而学会学习、学会生活、学会生存,必将成为语文教育的主要任务。我们任重道远,我们责无旁贷!沐浴着新世纪的曙光,聆听着新课改的钟声,我们看到语文教育的春天已经来临,让我们抓住机遇,更新观念,让语文教学焕发生命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