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春天

读了朱自清的《冬天》,不觉暖意盈怀。文章名为“冬天”,也写了冬天的一些景致,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别样的温暖。作者用平静质朴的语言叙写了冬日的三个场景,展现了一幅幅恬淡温情的画面。这些精美的画面勾画出人世间的亲情、友情。
    这冬日的温暖存于长辈对子女的关爱。文章开笔用纤细的笔触描绘了一家冬日围着炉火吃豆腐的情景:“父亲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 “一上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等着那热气,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那一家人围聚的其乐融融的场景,那孩子们天真可爱的表情,那父亲对子女关爱的画面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也许窗外正北风呼啸,也许窗外正雪花翻飞,但这样的人间温情不足以消除室外的无尽寒意吗?
    这冬日的温暖存于朋友的关切。还是一个冬日,阴历十一月十六的晚上,微风起兮的西湖上,月光照着软软的水波,远处淡淡的山的影子,一两星灯火,均匀的桨声,这些灵动笔触所勾勒出的画面,全为了映衬朋友叫醒“我”后的微笑的脸庞。我们可以想像那是怎样的一幅令人心动的场景啊:平静的湖面上,灯火摇曳,桨声均匀,被朋友唤醒的“我”睁着惺忪的睡眼望着朋友微笑的脸庞。冬日的寒冷便在这朋友的对视所体现出来的坦诚与关切中消散了。
    这冬日的温暖还存于亲人间的眷恋。山谷里的台州跳出了喧嚣的尘世,伴之的是“白天不见人”“夜晚点着火把的” 长街,“山上松林里的风声”,“空中的一两只鸟影”,一幅幅多么冷寂的画面啊,而在这冷寂的画面中突然叠映出一个大窗,窗口并挨着母子三人的笑脸。外面的世界在这定格的画面中突然幻化为虚无,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一家四口,四张笑脸,一份相濡以沫的亲情。妻的满足、孩子的天真、我的感动,成为作者心中挥之不去的永恒。
    长辈的关爱,朋友的关切,亲人的眷恋将冬的气息融化了。置身于这温暖的画面中,冬之寒冷已荡然无存,取代它的是融融的春意。而这一切将永存于作者的心中,撑起他心中永远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