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国的金华学生弑母案

母亲希望儿子考上名牌大学出人头地,从小加压,成绩低于97分非打即骂。要大考了,不准儿子看电视,对儿子不倦地唠叨排名、排名……儿子又怕又烦,拿起榔头随着母亲的絮语砸了下去,心中只想着:妈妈,你别唠叨了。
    震惊全国的金华学生弑母案
    2000年1月,浙江金华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人伦悲剧。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都曾对此案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并分别作出重要的批示。《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等报刊也都就此案进行评论和讨论。人们认为,发生在20世纪末的这起案件为我们的教育敲响了警钟,触目惊心的事实应引起全国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长警醒和深思。 关于这起沾满鲜血的惨案,媒体已作了大量的报道,本文不愿也不忍去渲染那些令人心痛的细节。但是为了让读者对此悲剧作出分析判断,又不得不如实地写出整个过程,以便于家长们了解此案的来龙去脉,从而找出原因,获得教训。这一教训的代价是一个母亲生命的丧失和一个家庭的解体。 
    悲剧突然发生在这个家庭
    这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孩子徐力是金华市第四中学高二学生,2000年1月,他刚17岁。父亲是铁路工人,在外地火车站工作。母亲是金华食品公司职工。这个家庭虽然算不上富有,但父母都有稳定的工作,有固定的收入,一家人衣食无忧。孩子所读的学校是金华一所历史悠久的省级名校,他上的又是重点班,老师同学都称他是个好学生,考上大学是没什么问题的。应该说,这个家庭中存在着希望,而不应存在什么危机。然而悲剧却在这个家庭发生了。 那是2000年1月26日上午11时左右,在外地工作的徐力父亲回到金华家里时,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房门紧锁,他觉得冷清得有些异常,接着,他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是儿子留的,上面写道:“爸爸,妈妈走时叫我星期三或星期四早上等她的电话。今天早上真的打来了,她说她这次到杭州其实是为了看病,因为她上星期一下午去医院看病时,医生说她喉咙里有东西,最好是到杭州去看一下,但在杭州医院诊断结果是妈妈得了绝症。绝症。我真的不敢相信。妈妈叫我好好活着,不想连累这个家,她先走一步,且叫我好好照顾外公外婆,还有听你的话。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也走了,我必须出去冷静一下,我要去找妈妈……我可能过了年回来,也许不回来。对不起,爸爸……”看完字条,徐力的父亲又惊又急,真是天降横祸,妻子病了,儿子走了,他连忙到徐力的同学处打听,回答是,徐力没来上学,也不知去哪儿了。他根据所留字条给徐力班主任写了一张请假条:“因徐力妈妈生病,在杭州住院。徐力去杭州看他妈妈去了,没来得及向您请假,请谅解。”让徐力的同学带到学校,然后,就急急忙忙张罗去杭州找妻子和儿子。他打开大衣柜,发现放在那里的几百元钱没有了,又发现放在两只木箱上的衣服也被拿掉。他打开上面一只木箱看了看,没有什么其他的情况,便没有再打开下面一只木箱。
    令父亲不愿相信的残酷事实
    经过一番打听和寻找,妻子和儿子都毫无消息。徐力的父亲只好又回到家里,他开始翻箱倒柜寻找线索,当他打开下午找过的两只木箱下面一只时,血淋淋的惨景使他几乎当场昏了过去:箱子里躺着的是已被杀害的妻子!悲痛欲绝的徐父向公安机关报案。金华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刑侦大队立即赶到进行侦查。勘察现场之后,刑警们开始查询和调查。当问及徐力的去向时,徐父讲出了那张字条的事。这立即引起了公安人员的重视。经过侦查发现:1月17日的下午,徐力曾到母亲单位去请假,.说他母亲有病要去杭州看。1月19日,他又打电话到母亲单位说他妈妈电话来了,要下周才能回来。但同时从徐力外婆处得知,徐力在此期间曾说要和母亲到杭州去玩。 根据尸检,徐母死亡时间在一周以前。正是在1月17日左右。当时,连公安人员也未想到徐力会是凶手,因为死者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他又仅是个17岁的学生。但事实表明,要弄清此案,必须找到徐力。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在义乌将徐力寻获。经过讯问,一个让徐父无论如何不愿相信的触目惊心的事实弄清了:这个17岁的孩子杀害了母亲。
    悲剧的种子是如何种下的?
    一个平时风平浪静的家庭,一对血浓于水的亲生母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母亲平时生活上对儿子是疼爱有加;儿子呢,在人们的印象中也是一个待人不错、表现挺好的学生。   随着案情的查清,悲剧的原因也逐渐呈现在人们面前。 作为一个三口家庭,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所以,平时家里只有母亲和徐力母子俩。由于徐力是独生儿子,所以母亲对他生活上一直是疼爱有加、百依百顺。但是,母亲性格内向,虽是大专毕业,但在单位里往往比不过别人,她便常常把工作上、经济上各种不如意的原因归结于学历和出身,希望儿子读名牌大学的本科、研究生,将来出人头地,别像自己和丈夫一样没大出息。抱着这样的想法,她便从小拼命给儿子加压。她从小学起,就给儿子定了一条分数线:每门课的考试成绩不能低于97分。低了怎么办?据徐力回忆:不是骂,就是打。小小年纪的徐力,就被她用皮带、棍棒打屁股,甚至打嘴巴。据邻居和同事们反映,她不是不疼徐力,而是相信“打是疼,骂是爱”、“棍棒下面出孝子”的老话。打完以后,她也常买好的给徐力吃,毕竟是她亲生的儿子。 可徐力对母亲的这种“疼爱”方式怎么看呢?徐力后来对别人说:母亲总是为我的学习操心。在班上名次后退一点就要骂我打我。她是真打,总是没命地打,打得我见她的脸色就怕。有时候,我睡觉了,她还站在我床前不走开,弄得我总是胆颤心惊,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母亲对徐力在学习上的确是冷面无情,除了打骂,她还有一条,就是拉着徐力去找老师,只要发现他成绩低了,甚至作业错了一点,也要拉着徐力到学校找老师“说清楚”。徐力说:她根本不知道小孩也有自尊心。所以,尽管母亲在生活上对徐力百般照顾,徐力却一点感觉不到温暖,他觉得,妈妈对他像对一头小牛,给它吃草是为了让他负重,是为了用鞭子赶它上路。 母亲单位里事情不算太多,家里又只有两个人,所以,心思几乎都用在督促儿子上。她要求徐力每天必须学习到晚上10点以后才能睡觉,到了考试时间还要推迟。徐力爱看小说,但母亲不让。他爱踢球,母亲也不让。整天就逼着他看书做作业。除了课内作业,母亲还要他看参考书、做题目。他的参考书每门都有,仅物理就有两本,都是母亲要他买的。 徐力在学校里还是挺活跃的,他爱好体育,常常和同学一起聊足球。学校开运动会,他是1500米项目的运动员……教师节,他给老师送花篮……他还带领团小组给孤寡老人送温暖……可是一回到家里,面对母亲那望子成龙的严厉面孔,他马上变了一个人,成了做作业的机器。他说母亲使他成为两面性格的人。  在事情发生的那个2000年1月17日,中午,刚刚吃过午饭的徐力看见母亲房里开着电视,母亲正边看电视边在毛线衣上绣花。这时间的电视有个他喜欢的节目,他想看一下而后去上学。说来也可怜,尽管家里有电视机,可母亲把它放在自己房里,只有星期日中午才让他看一会儿。母亲一看见儿子脚步停在电视机前,便马上把脸阴了下来说:“马上就要大考了,你这次要考全班前10名。”徐力一听到排名,心里便咯噔一下。那是因为徐力初进高中时,排名第44,到了高一下,一跃升到第10名,母亲很高兴,要他以后每次考试都不能低于前10名。谁知越是想要越得不到,到了高二上,徐力期中考试成绩排在了第18名,这下捅到马蜂窝,母亲回家用皮带把徐力狠狠打了一顿,还又哭又闹,说:“以后你再踢足球,就打断你的腿。”徐力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堵得慌,于是,便低声地说:“很难考的,这不太可能。”徐母声调又升高了几度:“那还看电视?还不去用功?”徐力说:“我已经够用功了。”徐母毫不让步地说:“期末考试不考前10名的话,你自己看着办。你自己考虑,进不了前10名,以后怎么考大学?”接着便是不停地讲排名,讲重点大学一类的话,徐力平时被她又哭又闹,搞得脑袋发胀。因为,她要求徐力考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最低也是浙江大学。而徐力觉得难度很大。他感到很委屈,也很压抑,患了感冒的他此时也不敢在家多休息。便一边说:“我已经尽了我最大努力了,但同班同学都特别厉害,我怎么能一定赶过别人呢?”一边背起书包准备上学去,也免得再听母亲唠叨。谁知母亲依然不依不饶地讲他,徐力此时是又怕又烦。他走到门边时,突然看见鞋柜上有把木柄榔头,随着母亲的唠叨声,他心烦得血冲头脑,一下子失去理智,他只想让母亲停止这种使他精神崩溃的唠叨,甚至是永远停止,他下意识地挥起了榔头…… 悲剧就这样偶然而又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事后徐力说,当时他只是想,妈妈别唠叨了,别唠叨了…… 后来,他也曾想把母亲送到医院,但是又害怕母亲活过来会不要他了,于是就做了一系列的蠢事。 这就是轰动全国的金华弑母案的经过。 事情并没有结束 事情发生以后,记者采记了徐力的学校、老师和同学,也采访了他本人。 徐力初中时的班主任认为,他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初一时,成绩还比较一般,但学习用功,进步很快,初二就达到了前20名,其他方面表现也不错,尊敬老师,也肯帮助同学。所以初二时入了团。到初三时,已经进入了班级前10名。高中时的老师看法也大致相同,认为徐力学习比较自觉,和同学们相处也比较融洽,但成绩不是很拔尖。刚进高中时,在班上居中下游,后来追到了中上游。但他确是尽力了,所以老师从来都没批评过他。从他的成绩看,考上大学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而徐力的好几个同学都说徐力在学校里和大家处得不错,但是回家后就很少与人交往,和他妈妈也没有什么话讲。同学也不大敢到他家去玩,因为他妈妈蛮严厉的,不大欢迎别人去。 记者见到的徐力长得似乎比同龄孩子还单薄一些,看上去比较文静。他说母亲时眼圈就红了。他说母亲照顾他很尽心,但除了生活以外只要他读书,不关心他想什么,需要什么,从来不问他有什么苦恼。他心里有苦恼也不敢跟她说。家里的事也不好跟别人说,只好闷在心里。当问到他最后为什么对母亲那样做时,徐力哽咽着说:“不想看到活得累。”记者问:“谁活得累?”“母亲……”然后徐力又加上:“我……也累。” 徐力最后受到了法律的惩罚,案子也结束了。但这一案件引起的震动却没有平息。人们要问:是什么原因促使徐力走上这一条不该走的绝路的?如何防止这一类的悲剧重演?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孩子,教育孩子……这一系列严肃的问题,正需要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和所有的为人父母都认真地去思考。    评点: 俗话说:“慈母多败儿”,可这则故事里的母亲却是严母,深爱孩子,责任心很强,而她的爱竟导致了如此悲惨的结局,原因何在?我们不是对“望子成龙”这种观念妄加指责,相反,我们坚信为父母者身上这种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心理动因运用得当的话,将会化成子女内心—种强大的内驱力,使他们在人生和事业的道路上越走越好。但在现实中,父母的期望在向子女的身上转化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结果,心理动力变成了心理压力,严重的甚至成为对他们人格和自尊的戕害。
    问题当然不是出在父母的设计上。对涉世未深的子女,父母适当的设计与引导是应该的。只是设计一定要有一个度,而且设计的最终目的不是制造出一件完全符合图纸却没有生命力的产品,而是要培养出一个有能力有主见去把握自己人生的人。
    你真正了解自己的孩子吗?在他(她)内心里,会不会以做一只快乐的毛毛虫为幸福呢?而且,究竟怎样才算成龙?一定要成名成家呢?
    中国父母大多数都不是不爱自己的子女,却常常得不到子女爱的回应。原因就在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推行自己的设计方案时一味推崇强权和说教,而非寻求理解与感动。同时错误地将爱的全部内容理解为醍醐灌顶、当头棒喝,忽视了孩子得意时那一声叫好,在孩子失意时的那几句安慰……
    在双方欠缺沟涌和信任的情况下只—味施压,如下的结局在  所难免:一是孩子强烈的逆反心理,导致人间至爱至亲的亲子双方陷入一场战争,而战争的最后,双方都是输家;再不就是父母的期望被子女片面理解并无限放大,最终超出其可以承受的极限并导致心理崩溃。
    错不全在父母,错也不全在子女,最大的错就在——我们还没有学会怎样爱孩子。
    我们认为,成功的爱包含有以下一些要素:平等、尊重、沟通、因材施教、正确的价值观、以人格培养为前提,合理的期望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