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现代家长

从小父母娇惯,好胜逞强,样样都要第一,决不容许别人越过自己。她才14岁,当外语没有考好,被母亲骂了一句后,便失去了理智,怒吼着“我去死好了”,说完就撒腿跑到城东的月河桥上,不顾人们一声声悲切的呼喊,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少女争强心脆弱一句气话便投河
    1999年6月30日中午1点多钟,火样的太阳正向大地吐射着灸人的酷热。在湖北省鄂州市的一栋普通居民住宅楼内,一位14岁的少女狂奔而下,在她身后200米左右,有几个中年人大声呼喊着追来。少女毫不理会身后的人们,只是一味发疯似地往前跑,悲愤的哭泣声不绝于耳。在城东的月河桥处,正当那里的人们惊异于少女的失态之时,这名少女突然如飞一般跨过桥的栏杆,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俯身跳了下去。 4天后,终于在樊口大闸处找到了这位叫瑶瑶的少女的尸体。瑶瑶的学友——初中二年级的61名同学围在她的身旁,望着昔日同窗那张清秀而今却显得吓人的面庞,在他们泪流不断的眼睛里,仿佛如电影般回映着瑶瑶那历历在目的往事……
    在同学眼里,瑶瑶是全班的骄傲
    瑶瑶的父母是鄂州市一家工厂的两名普通工人。出于对自已没有多少文化的后悔,他们把振兴家业的希望寄托在后代的身上。1985年8月女儿出生后,他们决心把女儿培育成栋梁之才,并给女儿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瑶瑶。 在瑶瑶的成长过程中,他俩把注意力过多集中在女儿的学习成绩上。面对亲戚朋友时,夫妻俩谈得最多的也是女儿考试又得了第几名之类的话语。 瑶瑶读一二年级时的成绩在当地小学每次都排在前列,望女成风的父母并不满足,考虑到女儿就读的农村小学的教学质量不高,他俩千方百计把女儿转到教育质量较高的中心小学。在中心小学,面对学习成绩都比较好的同学们,生性要强的瑶瑶加倍地努力着,在汗水的浇灌下,她没有辜负父母的期盼,在年终考试时她的总分名列全校第二名。 瑶瑶的出色表现开始引起学校师生的关注,在她要求进步的积极表现下,瑶瑶在小学六年级时被破格批准加入共青团,并被同学们推选为班长。 次年,瑶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地的重点中学。由于她学习成绩好,组织能力强,瑶瑶当之无愧地担任了班长一职。班长的一切日常事务她都应付自如,还帮助老师解决了不少棘手的学生管理问题,深得班主任的信任。 女儿出色的成绩引来父母无数次的欢欣。在瑶瑶升入初中以后,他俩更加关注女儿学习成绩的好坏,投资为女儿购回书桌和大量课外书籍,并在住房紧张的情况下为女儿布置了一间雅致的书房。 在学习上,瑶瑶一向比较自觉,要强的性格使她决不容许有人超过她。在永远争第一的心理驱动下,她在学习上花的时间比同学们更多。每天放学后,在周围小伙伴的玩闹声中,她总能静下心来读书做作业。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在橘黄色的台灯下,瑶瑶苦读的场面让父母感到女儿的前途一片美好。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瑶瑶的学习成绩始终在学校名列前茅,在市里举办的作文、绘画、演讲及手工制作等比赛中,她也总能获奖,因而,瑶瑶是全班,乃至全校同学学习的楷模。
    在老师眼里,瑶瑶是个极要强的学生
    在老师、同学们的一片赞扬声中,瑶瑶的要强心越来越严重,心理承受力反而越来越脆弱,甚至她时常一个人生着无端的闷气。 在学习成绩长期名列前茅的背景下,瑶瑶的自信心空前膨胀,有时甚至有些不切实际。在谈到自己的理想时,瑶瑶不止一次对老师说,她以后要读重点高中,要考名牌大学,要读硕士、博士,要出国留学,甚至要争取获得诺贝尔奖。对瑶瑶的远大志向,老师在赞赏和鼓励的话语背后,无不隐藏着对她有朝一日达不到理想的担忧。 瑶瑶时常说一些让老师和同学们觉得心惊肉跳的话。她在学业上,几乎各科皆优,惟有英语成绩一直不理想,有次英语考试,瑶瑶的成绩不及格,面对找她谈话的英语老师,极其要强的个性使她说出了一句让老师瞠目结舌的话,她愤慨地说道:“下次再不及格,我拿根绳予到你办公室吊死算了!”这话惊得英语老师早早结束了谈话。碰巧的是,瑶瑶接下来的英语考试成绩又不及格,对这句话还铭记在心的英语老师不得不违心地将瑶瑶的成绩改为及格。 有些时候。瑶瑶的一些举动在老师的眼里极不理智。那是在学校组织的一次运动会上,在争夺拔河比赛第一名的较量中,瑶瑶所在的班级由于实力不济而失败。对此瑶瑶深为不满,兰场说担任裁判的体育老师不公平,有偏袒对方的行为。这位体育老师批评瑶瑶不服从裁判是无理取闹,瑶瑶当即哭着跑往广播站,将正在播音的同学推到一边,自己对着话筒大呼:“裁刑不公正,拔河比赛应重来!”无奈何,随后赶来的老师只好关掉扩音器。(从以上两个例子看出,瑶瑶的心理承受力已脆弱到伺种程度。家长和老师应及早进行心理疏导和挫折教育,而不是一味迁就。) 这件事在学校引起很大反响,但令人遗憾的是,老师的批评也没能使瑶瑶认识到自己要强的性格已发展成一种阻止她全面、健康成长的心理障碍。(对要强与任性的孩子,应特别注意给予他们心理上的正满足,而不是负满足。这就需要做好因势利导和防患未然的细致工作,不仅要做好心理辅导工作,还要进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并教会他们如何对待挫折。)
    在父母眼里,瑶瑶有时是个任性的孩子
    瑶瑶勤快、听话,为此,父母暗地里不知乐过多少回。但当女儿心血来潮时表现出来的异乎寻常的任性,又常常弄得他们哭笑不得。(为什么瑶瑶小时候一直正常,而现在表现异常?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父母从小对瑶瑶心理上教育不够,使孩子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心理变态;二是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心理上出现变化,对父母有一种逆反心理。父母没有发现孩子变化的原因并加以引导,促成了后来的悲剧) 这年6月份的一件事,让母亲回忆起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那是一个星期天,瑶瑶头天便约好和几位同学去外地春游,然而母亲没同意。这让瑶瑶对母亲有了深深的抵触情绪。由于端午节临近,母亲考虑到自己工作太忙抽不开身,就让女儿到外婆家去送节礼。瑶瑶提着母亲装好的肉和几样糕点上路了,然而走到半路瑶瑶就改变了主意,一向在同学跟前说话算数的她认为自己不能扫了同学们游玩的兴趣,于是她赶往与同学们约好的碰头地点,送节礼的肉和糕点,成了她们一顿丰盛的午餐。 按当地的风俗,不送节礼的出嫁女儿视同不认娘家人一样是要遭到谴责的。端午节过后,母亲的娘家人来质问她为何不送节礼时,母亲感到莫名其妙,质问瑶瑶后才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无奈,母亲只好带着瑶瑶到娘家去赔礼道歉。 为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瑶瑶的父亲随着打工潮辞职去了广州。当老师谈到广州那里经济发达、高楼如林时,1998年的暑假里瑶瑶动了想去广州开开眼界的念头。她深知母亲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便从家里偷拿了些钱,对母亲撒谎说到外婆家玩几天,就登上了由武汉驶往广州的火车。凭着父亲信封上的地址,瑶瑶费了一番周折后还是如愿以偿地找到了父亲打工的那家工厂。面对从天而降的女儿,父亲哭笑不得,只得向老板请假,陪女儿简单看了广州的几处风景,随后又亲自护送女儿回鄂州。 虽说这次胆大妄为的举动遭到父母的一致指责,但瑶瑶还是对自己的“壮举”暗暗地佩服不已,甚至有些自作聪明般的得意。(对这样的行为,仅仅指责是不够的,需要的是更多的关心、沟通和有针对性的教育。)    还珠格格触动心事,少女一念自绝人生 6月30日是学校公布期末考试成绩的日子,这一天瑶瑶早早赶往学校。临出门前,母亲嘱咐她看完分数后马上回家帮忙干活。 路上,一位同学告诉她说她的外语考得不理想,一种挥之难去的失落感爬上了瑶瑶的心头。她决定不再去学校看分数了。 由于心情不好,瑶瑶忘记了母亲叫她早些回家的嘱咐,而是来到同学王某家里。那段时间,电视台正在播放琼瑶写的电视连续剧《还珠格格》。本来心情不好的瑶瑶起初对此剧不感兴趣,但看到“琼瑶”的名字与自己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时,她决定坐下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了,瑶瑶很快被剧中人物的命运深深打动了,特别是还珠格格敢作敢为的豪爽性格让她赞叹不已,她那看似刚强实则赢弱的心理开始失衡,她感到世界对她太不“公平”了,自认为“伤心”的往事在脑海中一幕幕地回荡。 看完《还珠格格》已是中午12点多钟,理想与现实的反差让瑶瑶的情绪低落到极点。瑶瑶与同学聊天时说她真的很“羡慕还珠格格”,还说自己“太不幸了,真想马上去死”,同学当时并未在意这句话,因为她以前也听瑶瑶说过类似的话,只以为她因为没考好说些气话而已。 在回家的路上,瑶瑶还想着还珠格格的种种壮举,心里幻想着自己要是还珠格格该有多好,回到家里已是下午1点多钟了。当母亲得知女儿外语没考好而且跑到同学家看电视后,她立即气上心头,大声说道:“没考好还有脸看电视?”闻听此言,瑶瑶顷刻失去了理智,她发疯般地对母亲怒吼:“我没脸,我没脸,我去死好了!”说完撒腿往外就跑。(青春期少女心态敏感而脆弱,尤其是处在失败的沮丧之中时,一受刺激便会产生瞬时失常,父母此刻尤需注意。) 母亲顿时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她深知女儿性格,立即就往外追。由于心急,不慎被门槛绊倒,重重摔在地上。她心急如焚,巨大的恐惧使她大声哭起来,哭声震惊了左右正在吃饭的邻居,明白缘由后他们急急忙忙跟着瑶瑶的背影猛追。 此时的瑶瑶思想已经崩溃,她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眼间就跑到了城东的月河桥上。听着后面一声声悲切的呼喊,瑶瑶没有停下奔向死亡的脚步,而是毫不犹豫地跳入了桥下滚滚的洪流中,由于水流很急,瑶瑶不久即被淹没。随后赶到的邻居们无一人会游泳,他们迅速向“110”报警。几分钟后,派出所的民警赶来,然而瑶瑶的的身影早已不见踪迹。 7月3日,经过几天打捞才在樊口闸附近发现了瑶瑶的尸体。得知信息,许多人赶到樊口大闸,瑶瑶所在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都痛哭流涕,母亲更是哭得天昏地暗,她在女儿的遗体旁一次又一次地哭得昏死过去。此时的瑶瑶静静地躺在地上,她再也听不见父母那一声声凄绝哭声,再也看不见老师和同学们那一张张悲痛欲绝的面庞……
    评点: 瑶瑶父母的失误之一是:不知道针对孩子青春期的心理特点加以引导,反而激化了孩子的心理冲突。有人会说,瑶瑶这孩子,要强、易冲、异乎寻常的任性,是她自己的性格埋下了悲剧的种子。其实,瑶瑶的父母如果懂一点青少年心理学常识,就会发现,这女孩子其实并无“异乎寻常”之处,她只不过和许许多多同样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心理的发育和生理发育不同步。因而出现了一些看似反常的现象,如:心理的动荡、不稳定,由于独立感的加强而对老师家长产生某种程度的对抗,欲望与现实不一致的心理矛盾导致的青春苦闷等。心理学上称之为“心理断乳期”现象,而这些现象的出现并非反常,家长、老师有责任在此阶段做好疏导、教育工作。就拿瑶瑶父母认为她“异乎寻常的任性”和“胆大妄为”的几件:事来说吧,其实只是孩子想表现自己的独立性的一种行为。如果了解孩子此时的心理生理特点,便不会大惊小怪——认为一贯勤快、听话的女儿变坏了。而这种大惊小怪,只能进一步刺激孩子,导致她情绪上的更大波动,从而,没能迈过“心理断乳”这道关。
    瑶瑶父母的失误之二是:平时对要强孩子的挫折教育不够,使孩子的心理承受力越来越弱。而在孩子遇到挫折时,又不知道怎样去引导她,帮助她,从而失去了挽救孩子生命的最后机会。想像一下,14岁的瑶瑶外语没有考好,心情很不愉快,她去同学家看电视,实际上是一种“排遣”和“求助”,想借助外界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度过心理上的不平衡期,这当然并不是什么成熟的正确的举措,但却是一个遭遇挫折的稚嫩女孩本能的无奈之举。作为父母,此时应该给予孩子她渴求的帮助,和她—起面对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挫折,共同渡过心理难关,这就是“爱”——孩子生长中不可缺少的爱。许多孩子就是靠着这种爱的力量战胜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获得了生存的勇气和希望。可瑶瑶的母亲给她的竟是一句冰冷的责备:“没考好还有脸看电视?”孩子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心理一下子崩溃,绝望之下,她选择了死亡。
    不能说瑶瑶的父母不爱瑶瑶。从母亲的紧紧追赶和瑶瑶死后她痛不欲生都可以看出,她是爱孩子的。但是,她不知道怎样去教孩子,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最需要她的帮助。
    血的教训告诉人们:要教育孩子,家长自己先要走出蒙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