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沉重的时尚

近日,在译本杂志里读到一篇留英学生写的小短文.文章里说,在英国的大学里,老师们可以随时随地领到质地良好的A4纸,然而老师们平时打草稿却十分自觉得用一些电脑出差错而使打印出现乱码的纸,或是多印的材料、课题表,甚至或是学生交上来的作业本撕下未用完的部分。每个教师办公室,都有一个垃圾箱和一个废纸回收箱,哪怕是一片小纸屑,老师们都会扔进回收箱。为了保护环境的干净,一个英国朋友甚至连苹果核都吃进了肚子。英国人的绿色意识还体现在他们千方百计保护野生动物,不养鸟,却有许多人买鸟食。

    说到这里,我想到了同样是发生在英国的一个故事,是若干年前在一期《读者》中读到的。一对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夫妇,多年来一直没有孩子,很苦恼,到医院去检查,也发现什么异常,连医生都觉得蹊跷,最后细心的医生还是通过询问他们的饮食知道了“病因”。原来这对夫妇偷吃了公园里的鸽子。在英国的公园里,由于鸽子繁殖太快,有关部门就喂给鸽子避孕药以控制其数量。

    呜呼!我无意褒扬外族,而丑化自己的同胞,但我更多的是不愿狭隘的护短,直面惨淡的现实,我们需要自省,我们的环保意识的确不如别人。一明一暗的对比,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环保问题在21世纪的今天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话题了,经济越发展,这个问题就越突出。曾几何时,环保成了一股风,一股时尚之风,各种产品都披上了环保的外衣四处招摇。象人们赶不完的无数热闹一样,涨潮、退潮,熙熙攘攘的繁华瞬息之间落入无言的冷清之中,陷入一种尴尬的境界之中。追逐环保时尚者,多之又多,身体力行者,则少之又少。说来容易,做来难。环保关乎人类自身的生存,因此,它是一种沉重的时尚。而我是怀着浓厚的救赎心理在这里倡导环保的。人类的历史有多久,我们对环境犯下的罪就有多悠久,人类启程时,就背上了破坏环境的“十”字架。为了赎罪,为了自身的生存发展,胸怀一颗真诚的公德心,尽我们自己最大的努力将环保行动进行到底。哪怕只是一句倡导的口号,一个弯腰捡拾的动作,都可以让我们看到希望,看到举手之劳背后的精神。

    中华民族历史久远,许多东西都可以追溯其源头。环保的意识,也是古而有之。孔子反对“竭泽而渔”,管仲提倡保护山林川泽,荀子更把保护自然资源作为治国安邦之策。古之先贤既有如此远见,在今天我们不但不能摒弃这光荣传统,更要发扬光大,让它具有与时俱进的意义。然而事实上,中国目前的生态环境是不容乐观的。水土流失严重、森林资源锐减、生物物种加速灭绝、沙漠化迅速发展、草原退化加剧、地下水位下降、水体污染明显加重、大气污染严重、废渣存放量过、垃圾包围城市,环境污染向农村蔓延……如此严峻的形势,令我们震惊。每当想到这些,我的心在紧缩,甚至抽搐。这么多年,国家在环境治理上,也作出了不少的努力。但是环境治理远远赶不上人类的破坏。全民环保意识的提高,迫在眉睫,这一项规模太浩大时间跨度太长的工程,仅凭政府或是个别人的努力是无法做到的。7亿人口在饮用大肠杆菌超标水,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城市处在垃圾包围之中,上有“空中死神”的酸雨,中有大气污染,下有水污染、沙漠化等,人们身陷囹圄之中,无处可逃了。记得看过一期央视的《新闻调查》节目,淮河沿岸的村子因为水污染,近二十年来,村子里的人相继死去,有的人家,房子在,门口种的树也还在,但是人一个也没有了……村长,一个铁铮铮的汉子,面对记者时,潸然泪下,无可奈何,无可奈何,无可奈何!没钱没权,只有认命了,有的人查出病以后,没有钱治疗,只有回家等待死亡。这样的人间悲剧,始作俑者又是谁呢?醒醒吧,可怜的人类!

    甘地说过:“地球可以满足人类的需要,但地球满足不了人类的贪欲。”一个“贪”字,是罪恶的根源。环境恶化的悲剧,源于人类的无知无畏,急功近利的欲望。人口压力、工业化压力等等,促使人类过度开发大自然,人为的制造了大自然的伤痕。盲目的追求经济利益,孰不知,环境也是一种资产,无节制、无计划地开发造成的也是一种经济损失、长远利益的流失。现代人习惯了提前消费,在环境资源上也是如此,消费了后世子孙的资源,恐怕是要背上千古骂名的。我们不仅不能造福子孙,还要愧对他们。大自然对于人们的鼠目寸光,给予了严重的惩罚,至今仍让我们心有余悸的SARS风暴,北方日益肆意的沙尘暴等,这一切都是我们行为的恶果,除了自饮恶果,我们更多的是冷静的做出理性的思考,拿出实际的行动,所谓身体力行。依据我国的国情,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不否定经济增长,以自然资源为发展之根基,考虑环境的承受力,形成经济繁荣和环境保护二者的和谐统一。

    “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醒我独醒”。一些有责任的环保人士,寂寞而痛心疾首的为着环保事业鞠躬尽瘁。1994年5月,中国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成立,由梁思成、林徽因之子梁从诫先生创立——“中华文化书院绿色文化分院”。梁先生为中国环保事业做了很多事情。杨欣,为了筹集环保资金,日以继夜地赶写《长江魂》一书,以书款支持环保事业。为了保护可可西里藏羚羊,环保志愿者自掏费用,孤军奋战在寒冷荒芜的高原地区,冒着生命危险,忍受艰苦的条件,有时甚至吃糠粑度日,铁骨铮铮的硬汉,这种他们不怕,只是面对人们的不理解,他们流下了眼泪。盗猎者只不过为了制造一种“沙图什”的披肩,满足某些高贵的肩膀的温暖以及肩膀主人可怜的虚荣心。保护藏羚羊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斗争。21岁的退伍军人冯勇牺牲在西藏高原,而西藏自多县的县长、西部公委的第一任书记索南达杰壮烈献身,死时还是跪卧持枪的姿势。为这些英雄唱赞歌的同时,我的嘴里发干,眼里发涩,心里发酸。当之无愧的英雄,寂寞的英雄,你们用鲜血来呼唤人们的觉醒,来见证这项事业的伟大。

    “6月5日,什么日子?”6月5日是世界环境保护日。作为当代大学生,有几个人记得这个日子 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逛一圈大学校园,你会觉得记不记得一个日子可能还不是那么严重,真正的问题暴露于他们日常的生活小节里。为了一己之便利,天天用饭盒的同学大有人在,乱扔粉笔头,在白纸乱图乱划,随地吐痰,忘记关水龙头,乱扔垃圾等等,这些都是大学校园里司空见惯的现象。在国外,世界联合学院将环保列为三个校训之一。而中国的教育界,是否也该加强对大学生环保教育的力度?文化程度相对高于普通人群的大学生,如果对于环境的保护都持漠然态度,那么我们的环保问题只能是一纸空谈了。

    环保意识的培养,可以窥见一个民族的远见。环保事业关乎国家的兴亡,千秋万代的繁衍,它需要我们全民的关注,身体力行,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筑起环保的长城,让它不再是口号。

    为环保摇旗呐喊,是每一个人文知识分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从今天起,让我们手拉手,保护我们的家园。